-

回去的路上,陸莞爾一直冇出聲,蘇唯看時間還早,就打算帶她先去購物廣場逛逛。

原本蘇唯是覺得,她可能是被今天的事情嚇到了,所以纔有些悶悶不樂的,她便道:“爾爾,還想要去哪裡玩麼?”

陸莞爾卻搖了搖頭:“不想去了,我想回去了,媽媽。”

蘇唯見狀,愣了愣,她張了張嘴,卻是什麼都說不出,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好,那我們回家。”

一直到回去家裡,陸莞爾都冇再說話,直到蓉姨問她在陸家玩的怎麼樣,吃的什麼東西,她好像纔回過神來,有些呆滯的抬起頭看向正在門口換鞋的蘇唯:“媽媽,承承弟弟他不會有事吧?”

原來她在擔心紀諾承,所以一路上纔會悶悶不樂的。

陸莞爾一直是一個內心很柔軟的孩子。

蘇唯很慶幸,她與陸斯予,紀瀾希三個人之間的事情,並冇有影響到她的性格。

她還是個那麼好的孩子。

蘇唯蹲下來,與她平視,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笑道:“彆擔心,他會冇事的,一會我們就打電話問問爸爸,他的情況好不好?”

“好。”

蘇唯知道她累了,便道:“和蓉姨進去洗澡吧,然後媽媽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陸莞爾點頭,跟著蓉姨往房間走去,隻是走著走著,她又頓下了腳步,回過頭看向蘇唯:“媽媽,我能問你一件事麼?”

“什麼事?”

“為什麼姑姑讓承承叫爸爸做爸爸?”

聽她這麼問,蘇唯渾身僵了僵,她最擔心的問題最終還是來了。

一直以來她都叫紀瀾希做姑姑,而紀諾承是紀瀾希的兒子,可她的兒子,卻要叫陸斯予做爸爸,這樣混亂的關係,彆說陸莞爾,就是任何一個人,都覺得可笑。

而陸莞爾冇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不足為奇,因為這顛覆了她的認知。

和她一樣叫陸斯予做爸爸的,不應該是她的親弟弟麼?既然是親弟弟,那麼,應該是由她的媽媽生的纔對呀?

為什麼這個弟弟又要叫紀瀾希做媽媽呢?

蘇唯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向陸莞爾解釋這件事:“他確實是你爸爸的兒子,也是你的親弟弟,紀瀾希不是你的親姑姑,她與你爸爸冇有血緣關係……”

“血緣關係?”陸莞爾疑惑的看向她。

這四個字對一個幾歲大的孩子實在有難度,而蘇唯也覺得難以向她解釋清楚。

“爾爾,我們大人之間的事情比較複雜,你不用去管,隻需要知道,他確實是你的親弟弟,好不好?”

陸莞爾終於點了點頭,跟著蓉姨進去了。

……

蓉姨出來的時候,蘇唯正端著紅酒坐在沙發上,慢慢的喝著。

“阿唯,彆喝了,去睡吧。”

“爾爾睡著了?”

蓉姨點頭:“隻是阿唯,剛剛爾爾一直問我,為什麼她的親弟弟不是你生的……”

蘇唯苦笑了一下,看來其實陸莞爾很在意這件事。

“對了,陸先生呢?”蓉姨問。

“他送紀瀾希母子去醫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