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想什麼?”霍景琛意有所指,不知道是在問她對於他剛剛所說的話的想法,還是其他。

蘇唯搖了搖頭,看向他:“所以你呢?在想什麼?”

霍景琛有些無奈,他知道蘇唯一向聰明,所以,這就將問題給他丟了回來了。

“你覺得我在想什麼?”

同樣的問題,他再次丟回去給她。

“所以,我們還要繼續這樣冇有營養的話題多久?一直這樣問下去然後再丟問題回去給對方麼?”蘇唯覺得好笑。

霍景琛沉默了一下:“我是想問你,最近還好麼?”

“挺好的。”蘇唯想也不想就回答。

“挺好?”霍景琛是不相信的。他很想問她關於前幾天紀瀾希在機場外弄的轟轟烈烈的事情,但是話到嘴邊最終卻還是嚥了下去。

兩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然後,就到了蘇唯的車前了。

蘇唯想拿車鑰匙出來,但是找來找去,卻發現鑰匙不見了。

“丟鑰匙了?”

“可能是落在了電影院了,我回去找找。”她說著就想轉身回去。

但是霍景琛拉住了她:“時間很晚了,爾爾又已經睡著,我送你們回去吧,至於你的車鑰匙,我一會讓人聯絡一下電影院那邊,讓他們幫你找找,找到再送回去給你。”

對於他的話,蘇唯猶豫了一下,但看到趴在他肩膀上已經入睡了的陸莞爾之後,她還是點了點頭。

其實她猶豫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她不想在霍景琛送她們回去的時候被陸斯予看到。

他現在的佔有慾瘋狂的嚇人。

蘇唯覺得自己可以在其他地方觸犯他,他也不會怎麼樣,但是要是被他看到她與彆的男人在一起,估計他會瘋狂。

這會把他激怒。

而她還在想辦法帶陸莞爾離開的,在這個節骨眼上,她不想多事。

觸犯到他的逆鱗,估計再離開,會比較困難。

但是她又想到最近幾天陸斯予都冇回來,他回來之前會打電話給她的,今天這麼晚了都冇什麼訊息,應該是不回來了。

蘇唯又跟著他來到了他的車前,在她上了車後,他將陸莞爾小心翼翼得放進她的懷抱裡。

路上,霍景琛沉默了一會,終究還是開口:“前幾天紀瀾希……”

他一開口,蘇唯就出聲打斷:“他們的事,我不在乎。”

她這話說的堅決,但霍景琛希望她是真的不在乎。

“你現在心裡是怎麼想的?”

蘇唯不知道他到底想說什麼,所以沉默。

霍景琛的手指緊緊的握了握方向盤:“還打算麻木不仁的留在他身邊麼?”

蘇唯沉默了一會:“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

霍景琛道:“離開他。”

頓了頓,他又道:“我可以幫你。”

他為什麼要對她說這樣的話?幫她離開對於他來說,有什麼好處?

他不是愛管閒事的人。

他這樣冷漠的男人,就算有陌生人倒在他麵前,他都能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所以為什麼要幫她離開。

這不但冇有好處,反而全是壞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