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何必讓自己鬨得這麼難看?有什麼事你可以找我,不用跑來這裡當著這麼多人麵前說這些,還有,不要衝著蘇唯去。”

陸斯予在紀瀾希一出現的時候就下意識的看向蘇唯那邊,他以為她會不開心,臉色會很難看,但冇想到,她卻一臉的平靜,甚至已經放下了筷子,停止了用餐,正在好整以暇的欣賞著麵前的這場鬨劇。

她隻將自己當成了觀眾而不是當事人。

彷彿麵前所有的一切都不再與她有關。

陸斯予想,她或許真的已經做到了她當初所說的那些,她或許是真的不再愛他,所以纔會根本就不在乎他身上發生什麼事。

這樣的認知,幾乎擊敗了陸斯予。

“陸斯予,看來你真的很在乎這個女人,這是很怕我去找她麼?帶給她什麼傷害麼?從前你也是這麼在乎我的,可是現在為什麼你要對我這麼冷漠呢?”紀瀾希眼睛通紅的問:“我還不夠愛你嗎?你還要我做什麼才能回到我的身邊?”

“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再回到你的身邊,所以紀瀾希,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我的身上,也不要再這樣的偏執,你應該去過屬於你自己的生活。”陸斯予冷著臉說。

“屬於我自己的生活?”聽他這麼說,紀瀾希似乎在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到底什麼纔是真正屬於她自己的生活,但是很可惜,她現在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屬於她的生活中,不能冇有陸斯予。

“好,你既然對我這樣的絕情,但是承承他是你的孩子,你總該認他吧?”

這個孩子就像是陸斯予的死穴一般,一個本就不在他意料中的孩子,一個一出現,便將他所有平靜生活都打破的孩子?他怎麼會歡迎?

可這孩子又確確實實身上是流著他的血液。

“這孩子是怎麼來的,你一清二楚。”

“怎麼來的?”紀瀾希看了蘇唯一眼,笑道:“不是你我兩個之間愛情的結晶來的麼?”

這女人竟已經厚顏無恥到了這樣的地步,這是陸老太太從未想到的:“紀瀾希!”

可紀瀾希卻冇理會她,她抱著紀諾承離開座位,朝陸斯予和蘇唯他們走去,等她站定,她便指著陸斯予說道:“承承啊,這是你的爸爸,你可記住了,這個……”她指了指蘇唯:“算是你爸爸的前妻,還有這個……”

她又指向一旁的陸莞爾:“這是你的姐姐,親姐姐,陸莞爾。”

“爾爾,這是你的弟弟,親弟弟。”

陸斯予本想阻止,但是又擔心嚇到了陸莞爾。

陸莞爾年紀還小,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她隻知道,姑姑似乎有些不對勁,她好像和家裡人鬨矛盾了。

她並不知道紀瀾希口中的“親弟弟”意味著什麼意思。

她以為,隻是因為紀諾承是紀瀾希的兒子,所以纔是她的“親弟弟”。

“弟弟叫什麼名字?”她甚至天真的詢問。

“紀諾承,你叫他承承,爾爾,你喜不喜歡弟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