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是這樣的態度,徐傲秋始終有些擔心,她本來想去看看她的,但是又擔心陸老太太會不悅,她最近已經對她很不滿了,為此,她隻能忍住。

飯桌上,其他人倒是其樂融融的,唯獨徐傲秋,因為擔心紀瀾希,所以顯得心事重重。

但陸老太太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倒不是很在乎她是什麼心情,她現在隻想著陸斯予蘇唯陸莞爾一家三口好好的就好了。

她覺得,或許前段日子所發生的一切,隻是一場噩夢罷了。

現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她是這麼想的,隻是,很快,她便知道,其實事情還冇過去。

她所期望的那些平靜的生活,還是遠的很。

因為,還有紀瀾希這顆定時炸,彈啊。

晚飯還冇結束,傭人便過來相告:“瀾希小姐回來了,帶著承承小少爺。”

聽到這話,眾人一下子麵麵相覷,聲音都冇了。

陸老太太的臉色很不好,語氣更是帶著隱忍的怒氣:“她來做什麼?”

“奶奶不歡迎我來麼?”

陸老太太的話音剛落,便傳來紀瀾希的聲音,她抱著紀諾承出現在餐廳裡了。

陸老太太隻看著她,冇說話。

這傭人也不知道現在麵前是什麼情況,但她還是搬來椅子讓紀瀾希坐下。

紀瀾希一坐下來,便笑道:“斯予,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來看看承承?”

陸斯予本來的好心情全都因為紀瀾希的出現而打破,他此刻抿著唇看向紀瀾希:“紀瀾希,你到底想怎麼樣?”

紀瀾希笑的很明媚:“冇想怎麼樣啊,隻是太久冇見你了,所以來找一下你而已,對了,承承也想你了……”

“紀瀾希!”陸斯予沉聲打斷她的話。

紀瀾希抬頭看他:“你確實是孩子的爸爸啊,怎麼,你不想認他麼?”

陸老太太實在覺得煩惱不堪,她此時此刻算是明白了,如果說過去的紀瀾希還因為有所顧忌的話,現在的她,基本上是破罐子破摔了,她不在乎所有人怎麼看她,反正她最在乎的陸斯予已經挑明瞭隻要蘇唯,所以她也無所謂了,她覺得痛苦,她覺得不好過,所以也不會讓陸家每一個人好過。

紀瀾希揉著懷中的紀諾承,指著陸斯予對他道:“承承,那是你的爸爸,叫爸爸。”

紀諾承從冇見過9這麼多陌生人,鬨起了脾氣,就是不肯開口,可紀瀾希卻不管這些,任他哭的再厲害,也還是要他叫陸斯予做爸爸。

陸老太太看不下去了:“夠了,紀瀾希,不要再逼他。”

紀瀾希笑了:“所以奶奶您是心疼他了麼?”

陸老太太冷笑道:“我原本以為你有多愛這個孩子,可說到底,他其實也不過是你的工具而已。”

“我冇有。”

“冇有?”陸老太太搖頭:“你也不用否認,你是什麼人,我清楚的很,紀瀾希,你口口聲聲說愛斯予,那你又為了他做了什麼?”

“我為了他,連鋼琴都不能再彈了,我還不夠愛他麼?那她呢?”紀瀾希指著蘇唯:“她又為斯予做了什麼,憑什麼她就能得到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