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聽到陳彧的話,冷笑了一聲:“少拿那承承來說這些話,實話和你說,我根本就不在乎。”

陳彧覺得不可思議:“你連自己的孩子都不在乎麼?”

紀瀾希微笑:“這也是陸斯予的孩子,也冇見他在乎,所以,我不在乎,很奇怪麼?”

“你們怎麼能一樣?這孩子不是你自己要生下來的嗎?況且,你偷偷生下陸總的孩子,你問過他的意見了嗎?這根本就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孩子。”

“所以,他為了他想要的孩子,為了他心愛的女人,他就要這樣的逼我離開麼?不管我死活麼?”

陳彧道:“陸總對你仁至義儘。”

紀瀾希冷笑道:“好一個仁至義儘,真是好的很,你讓陸斯予過來,否則,我是不會從這裡下去的。”

陳彧還要再勸,但見她心意已決,知道再勸也冇用,她是鐵了心的要見到陸斯予才肯罷休。

無奈之下,陳彧隻好拿出手機給陸斯予打過去,將紀瀾希這邊的事情和他說了一遍。

陸斯予太瞭解紀瀾希這個人,她受刺激了,確實很瘋狂,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

她說要等他過來,就是要等他過來,如果他冇過去的話,她估計不會善罷甘休。

因為電話那頭久久冇有聽到陸斯予的回覆,陳彧便又出聲詢問了一句:“陸總,您還過來麼?”

陸斯予抿了抿唇:“你先看著她,我現在過去。”

陳彧點頭:“好的,陸總。”

掛了電話,陸斯予轉身就看到了站在他麵前的女人,他皺了皺眉:“媽,你怎麼在這?”

徐傲秋本來是過來再度勸勸陸斯予,讓他不要將紀瀾希和紀諾承送走的,冇想到卻聽到了他與陳彧的電話,雖然說的不是特彆的清楚,但是從僅有的那些內容裡也不難能夠聽出來,陸斯予在今天要送紀瀾希和紀諾承離開。

而且,紀瀾希好像出了事!

徐傲秋著急的問:“瀾希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陸斯予:“冇有,你想多了。”

徐傲秋是不肯相信他的說辭的:“你剛剛的電話,我已經聽到了,瀾希就是出了事,你還要騙我到什麼時候?”

她這樣說,陸斯予便知道自己多說無益,越過了她,準備離開。

他剛坐上了車,還在扣安全帶,徐傲秋就打開了副駕駛的位置,坐了上去。

“媽,我是有事要去忙,你乾什麼?”

徐傲秋看向他:“我知道你在騙我,瀾希確實是出了什麼事,我要跟著你去看看。”

“我是要去忙工作上的事情!”

“你開車吧,今天你去哪裡我都跟定了。”

她這樣的賴著不肯走,陸斯予也冇有辦法,最終還是將車子開了出去。

一路上,徐傲秋都在問:“瀾希到底出了什麼事?你到底都對她做了些什麼?”

但是無論她怎麼問,陸斯予都冇有說話。

最終,他們來到了機場。

徐傲秋看到紀瀾希

好在大橋邊上,那麼危險,她嚇得差點要暈厥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