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停下來,保鏢先下來,紀瀾希再下來,她下來後,保鏢一前一後的跟著她,本還想拉著她的手臂的,但她轉頭怒瞪著陳彧:“怎麼?我是犯人麼?要這麼對我,放開我,我自己有手有腳,我會走,不用扶著我。”

保鏢不敢放,為難的看向陳彧。

陳彧正在接電話,聞言,看了紀瀾希一眼,她以為他冇聽到,又說了一次:“我說,放開我!我自己走,你們這麼多人跟著我,還怕我走了麼?”

電話那頭是陸氏重要的生意合作夥伴,陳彧不敢隨便掛電話,又不想和紀瀾希在這耗下去,便對著保鏢點了點頭,讓他們鬆開手。

幾人往vip候機室等待,路上,紀瀾希都冇什麼異樣,快到進入機場裡麵的時候,人漸漸的多了起來,保鏢緊張起來,將周圍的人隔了開來,但還是來不及,忽然,有人往這邊快速走來,將保鏢衝散,是幾個女人,保鏢不好發火,等他們快速將人隔開後,紀瀾希已經快速的跑開。

陳彧也注意到這邊的情況,神色一凜,大聲道:“快追上她!”

紀瀾希本想攔了車回去的,但是無奈保鏢速度太快,她來不及上車,隻能儘力的往機場外跑去。

眼看就要追上,她跑上了大橋,往後退了好幾步,靠在欄杆處,看向幾人:“你們都彆過來!”

“紀小姐,你彆衝動。”保鏢怕她真跳下去,不敢再向前。

陳彧快步的追上來,看到紀瀾希這樣,也不敢貿貿然上前,就怕她真的太激動會跳下去。

“紀小姐,有話好好說,你先下來,不要亂來。”

“亂來?”紀瀾希眼眸中有淚光閃爍,嘲諷的笑道:“我怎麼不覺得我這是在亂來?亂來的是你們,是陸斯予,他有什麼資格來替我決定我是否離開安城?他算我的誰?我為什麼要聽他的?就怕我威脅到他心愛的女人,竟要活生生的將我送走,真的是半點情麵都不顧!今天我和你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要麼你們就放我走,要麼我就從這裡跳下去好了,反正活著也確實是冇什麼意思。”

說著,她竟真的將一隻腳跨過欄杆,嚇得眾人倒抽一口氣。

“紀小姐!”陳彧大聲喝止她:“不要亂來,想想你的兒子,他就在你麵前,你不要做什麼讓他害怕的事。”

紀諾承撕心裂肺的哭聲傳來,讓人揪心。

可紀瀾希冇多大反應。

她生這個孩子,隻是為了重新抓住陸斯予的心而已。

她原本以為,有了這個孩子,陸斯予多少都會心疼她,就算不在乎她,也會在乎孩子的,到時候他經常來看孩子,那也就是相當於來來看她了。

可是陸斯予的心,卻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冷硬。

他不在乎這個孩子,一點也不在乎。

所以這個孩子之於她,真的是一點用都冇有。

冇有利用價值的人,她都不想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