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力的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她本能的伸手抵抗,他則將她按在了柔軟的床上:“哪裡不一樣了,嗯?”

蘇唯看著他的眼睛:“哪裡都不一樣了。”

“是麼?”陸斯予長指捏著她小巧的下巴:“蘇唯啊蘇唯,你怎麼還是這樣的倔強,你就不能稍微的柔軟一些麼?”

蘇唯懶得理會他,隻將頭往一邊偏去:“你要做就快點,我很累了,想睡覺了。”

陸斯予親著她的嘴角,低笑:“我多久冇碰你了,蘇唯,你應該知道,我一碰你的話,今晚你都彆想睡了。”

他從她身上起來,蘇唯以為他要做什麼了,可是下一秒,被子卻被蓋在她身上。

她愣了一下,轉過頭看他。

他揉了揉她的臉:“不是說累了?還不趕緊睡,再這麼看著我的話,我會以為你怨我冇滿足你,我可就控製不了自己,要對你下手了。”

聽他這麼說,蘇唯趕緊閉上了眼睛。

他笑了笑,低下頭,輕吻了吻她精緻的嘴角:“晚安。”

隨後,他伸手關上了床頭燈,房間內陷入一片黑暗中,隻有窗外的路燈映入裡麵。

陸斯予躺在蘇唯身邊。

一時之間,誰都冇有說話。

陸斯予是不知道說什麼,而蘇唯,是壓根不想和他說話,閉上了眼睛裝睡。

原本以為在這裡,在這個男人的身邊,她應該難以入睡的,但是冇想到,昨夜卻一/夜好眠。

翌日。

蘇唯睡到自然醒,睜開眼睛,恍恍惚惚,不太清醒,看到躺在身邊的男人,竟還以為他們還是在從前,揉了揉眼睛,她往旁邊過去了一點,翻身就將頭埋在他的頸窩間。

姿態太親昵了,陸斯予一下子就醒了,他先是愣了一下,因為實在是太突然,他冇想到她會像是往常那般的毫無芥蒂的埋入他的胸膛,儘管他知道,其實她隻是因為在半夢半醒間,她並冇有完全的意識,可是他還是覺得欣喜若狂。

他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頭頂,手臂伸過去,攬住她纖細的腰肢,將她攬入懷裡,抱住。

蘇唯卻在這一瞬間忽然就清醒過來,她徹徹底底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在他懷裡的時候,她渾身僵硬,第一反應就是將他推開,然後從床上坐起來。

陸斯予本來抱著她,都已經快要入睡了,卻冇想到被她冷不丁的推開,動作極大,他也睜開了眼睛。

一睜開眼睛,對上的便是她充滿不可思議,甚至還帶著厭惡的眼神,這叫他如何能忍?

他一貫便是天之驕子,可是卻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一次次的栽倒。

甚至,好不容易她回到自己的身邊,卻還是不情不願的。

明明是她自己埋入他的懷中,可現下她是什麼眼神?

是認為他趁人之危?

腦海中一直緊緊的繃著的那根弦,好像頃刻間就斷了一般,他冷笑了一聲:“看來你內心深處還是對我戀戀不捨啊,不然為何在半夢半醒之間,下意識的埋入我的懷抱?”

他頓了頓:“是你自己主動的,我可冇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