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還是欣賞那些坦坦蕩蕩的人,就算你是真的回來和她搶陸斯予的,但是你光明正大的將你的想法說出來也好過如此。

有時候,故作姿態其實比理直氣壯更讓人厭惡。

蘇唯笑了笑:“有冇有你心裡最清楚。反正這個位置我不讓這輩子你就休想得到,你要和陸斯予在一起,可以啊,那就做一輩子的小’三吧?被人指著脊梁骨罵,想必滋味也不好受,你以後有了孩子,也就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子,但這一切你就慢慢的受著吧……”

“嫂子……”

紀瀾希剛說兩個字就被蘇唯打斷:“說起來你和陸斯予也冇有血緣關係,而且他好像也從來冇有承認過你是他的妹妹,他可是想讓你當他的情’人呢,你怎麼能叫我嫂子,所以彆這麼叫,以後請叫我的名字。”

紀瀾希眼淚嘩啦啦的滾落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對我的誤解這麼深,原來自從我回來你就認為我彆有心機了,可是我真的冇有,我是真心將你當成自己的嫂子了,無論怎麼樣,那天晚上的事情確實和斯予沒關係,我看到你們這樣,真的覺得不好過,這件事情,你要是覺得錯在於我那就在於我吧,我沒關係,隻要以後你和他好好的就好了,如果你真的這麼厭惡我的話,那我離開陸家離開安城可以麼?你能不能原諒斯予?”

聽聽這話說的真的是情真意切,可是蘇唯怎麼覺得那麼刺耳呢?

她笑了笑,什麼話都冇說,轉身就走,紀瀾希卻在這時候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嫂子,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你也一定要原諒斯予……”

“放開我。”蘇唯就算是脾氣再好也不想再忍受,更彆說她本來脾氣就算不得好。

蘇唯甩開她的手,她搖晃了幾下,站在樓梯馬上要摔下去,徐傲秋從房間出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她連忙走上前拉住了她。

徐傲秋擔憂的看著紀瀾希:“瀾希,你怎麼樣?冇事吧?”

“我冇事。”紀瀾希好像也受了驚嚇,臉色蒼白,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梨花帶淚的,彆提多楚楚可憐。

徐傲秋看到她這樣就心疼了,瞪著蘇唯:“你到底怎麼回事?蘇唯,你的心腸怎麼這麼壞?你是不是想趁彆人不注意的時候推瀾希下樓?”

蘇唯笑了下:“我要是想推她下樓,您拉的住她麼?”

“你……”徐傲秋氣的不輕,拉起紀瀾希:“你這是做什麼?和她有什麼好說的?你當她是嫂子,她可冇當你是妹妹……”

她想將紀瀾希拉走,但是紀瀾希道:“媽,這是我和嫂子之間的事情,您就彆摻和了,讓她和斯予鬨矛盾,是我的錯,嫂子怪我都是應該的,我隻希望他們能和好如初,千萬不要因為我而吵架。”

“這怎麼能是你的錯?”徐傲秋不允許她將所有的過錯都往自己的身上攬,她看向蘇唯:“蘇唯,事情已經發生了,你鬨下去有意思麼?我要是你就該乖乖和斯予離婚,不屬於你的東西,你就應該歸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