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是明顯抗拒的狀態,陸斯予卻還是對她步步緊逼,牽著她的手,帶著她上了二樓。

蘇唯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再後退了,她開車送他回來,其實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了,隻是她自己不傷心,偏偏還要再掙紮而已。

到了樓上主臥,陸斯予關上了門,將她拉過來,長指撫/摸著她潔白的臉頰,頭低下來——

蘇唯卻在他的嘴唇要觸碰到自己的前一秒轉過了頭:“我想先洗個澡。”

陸斯予點頭,鬆開了她:“你之前的衣服還在衣櫃裡,鐘點工都會定期拿去洗,櫃子裡有新的洗漱用品。”

“好。”

她說完,幾乎是逃的躲進了浴室。

她磨磨蹭蹭的在浴室待了許久,她知道,陸斯予也知道,她不過是想拖延時間而已。

可是,又能拖延得了多久呢?

她既然來到這裡,遲早還是要按照他的意思行事。

她吹乾了頭髮,從浴室裡麵走了出來。

陸斯予坐在床上看書,見她出來,他右手拇指和食指捏著眼鏡摘下,放在床頭櫃上,又放好了書,便從床上起來,找到吹風機,插好電,朝她招手:“過來。”

蘇唯知道他是想幫她吹頭髮,搖頭:“我自己來就好。”

陸斯予依舊是不容人拒絕的態度:“過來。”

蘇唯隻好走過去,坐在他前麵,他將她濕漉漉的頭髮從毛巾裡釋放出來,按下吹風機的開關,幫她吹頭髮。

以前蘇唯最喜歡他幫自己吹頭髮了,因為他手法很溫柔,再加上吹風機吹出來的溫熱的風,讓她很容易就昏昏欲睡,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覺得這樣的動作可以很好的體現兩人之間的親密無間。

所以她一直就很喜歡。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兩人之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怎麼可能還能一如既往的相處。

很多在之前她看來親密的動作,她現在隻覺得諷刺而已。

所以此刻,當他的長指穿梭在她髮絲之間的時候,她隻覺得備受煎熬,隻想頭髮趕緊乾,她趕緊從這樣的動作中抽身。

但她的頭髮本就比較長,髮量又多又濃密,所以要想吹乾,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的。

而且這男人似乎早就料想到她心中在想什麼,所以,她越是著急,他動作便越是緩慢。

她最後是忍無可忍了,將自己的頭髮從他手指間抽走:“我還是自己來吧。”

“坐著,我來。”陸斯予按住她的肩膀,又將她按回了原地坐著。

在吹風機的聲響中,她聽到他說話的聲音:“現在是不是覺得很難熬?可是怎麼辦呢?蘇唯,現在你既然決定回到我的身邊,那你該明白,以後這樣的動作少不了,所以你最好讓自己好好的適應知道麼?彆我一對你做出什麼親密的動作你就想躲,以前你不是很喜歡我這樣對你麼?”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現在我們兩個的情況,還和以前一樣麼?”

蘇唯冷笑了一聲。

大約是她這一聲不重不輕的笑聲刺激到了陸斯予,他放下了吹風機,轉過她的頭,很快速的吻住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