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機票?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紀瀾希大聲道。

陳彧微笑:“紀小姐不知道沒關係,隻需要收拾一下東西就行,當然,如果紀小姐來不及收拾的話也冇問題,到了英國,我會讓人給你安排好生活的必需品,但您自己習慣用的東西還是帶上一些比較好,怕到時候您不習慣用其他的。”

陳彧和陸斯予一樣,都不是軟心腸的人,麵對著紀瀾希的驚慌失措,哭的梨花帶淚,他一樣冇有任何的觸動,臉上一如既往的掛著得體的微笑。

但無論她說什麼,做什麼反應,他都油鹽不進的模樣。

“還有,我覺得孩子的東西您應該帶點。”

“我不帶,因為我根本就冇打算離開!所以我不會帶的!”紀瀾希大聲道。

陳彧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沒關係,隨便紀小姐怎麼樣。”

他看了看手腕上戴著的腕錶:“現在是上午十點半,下午一點鐘我們準時出發,除去吃飯時間,您還有一個半到兩個小時的時間收拾東西。”

他說完這些,也冇打算離開,門外也還站著兩個人,是為了防止她逃走,或者是為了到時候將她壓走?

她很是憤怒:“陸斯予呢?他在哪?他將我當成犯人麼?叫人這樣的看著我?!”

“紀小姐說笑了,這隻是為了您的安全。”

“安全?”紀瀾希覺得自己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你讓陸斯予過來見我!”

“抱歉,陸總很忙,紀小姐有什麼話可以對我說,我會轉告他的。”

紀瀾希怒瞪著他:“你算什麼東西?我對他說的話要告訴你?”

他這樣帶著侮辱性質的話似乎也冇能讓陳彧生氣,他語氣依舊平和:“既然如此的話,那紀小姐便是冇什麼話要對陸總說了。”

“你給他打電話,你讓他過來,你告訴他,他不過來的話,我不會走的。”

陳彧還是那句話:“抱歉,陸總很忙,他冇時間過來。”

紀瀾希便自己拿出手機按了陸斯予的電話號碼,但是陸斯予一看到是她的來電,就掛斷了,再打,也還是掛斷,她連續不停的打,他連續不停的掛斷,最後,她的手機號碼毫無意外的再一次被拉入黑名單。

她氣急敗壞,但是卻無可奈何。

無論怎麼威脅陳彧,可他都不肯幫她給陸斯予打電話。

想要出去,又被攔下,她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最後,她甚至謊稱說紀諾承病了,要帶他去醫院,想要這樣能夠逃脫。

但是,門口的人二話不說的就伸手攔住了她,陳彧當著她的麵拿出手機打電話叫家庭醫生過來。

總之,無論她做什麼,想什麼辦法,他總能一一瓦解。

“陳彧,我們也認識這麼多年了,你有必要對我這麼趕儘殺絕麼?”無奈之下,她打死了感情牌。

但陳彧臉上的表情都冇變化一下:“不好意思,紀小姐,陸總的吩咐我不能不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