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冷靜的看著他:“那你想怎麼樣?”

他想怎麼樣?

“我想如何,你心裡一清二楚,隻是,你做不到。”陸斯予看著她的眸光,灼熱的似乎能將人燙傷。

蘇唯微笑:“我也想按照陸先生您的標準要求自己呀,可是可能是我的演技不夠好,所以讓你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很抱歉,要不我再去報個演技班,這樣我的演技有所提升了,想必你也看不出來我在對著你演戲了,這樣你心裡會不會舒服一點?”

陸斯予發現,如今他與蘇唯幾乎是不能好好的說話了,每次說話,她話裡話外總是帶著冷嘲熱諷。

他很困難的才能讓自己冷靜下來:“你無需按照什麼標準來要求自己,你隻需要做回自己就好了。”

蘇唯似乎是不敢相信,又問了一遍:“真的麼?”

陸斯予點頭:“真的。”

“既然這樣的話,那希望陸先生以後不要再對我的行為有什麼不滿好麼?”

陸斯予告訴自己要忍耐,所以在她目光的注視下點頭。

在看到他點頭後,蘇唯嘴角處的笑容立刻收斂了起來,此刻已經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謝謝陸先生了。”

她說完,又往房間走去了,真是一點都不願意再和他待下去的樣子。

慢慢來吧。

陸斯予告訴自己。

不能再逼她了,慢慢來,總有一天會再次打動她的。

她的心,一向是很柔軟的,所以,急不來。

慢慢的,她不會再對他這樣的硬心腸的。

……

距離上次陸斯予過來,已經過去一週。

他給紀瀾希的時間,也是一週。

他讓她在這一週內好好的考慮清楚,將答案告訴他。

這一週裡,她想儘了辦法,讓陸斯予知道,她不會離開的。

還靠徐傲秋去說情。

可是冇用,一點用都冇有。

陸斯予不為所動。

但也再說什麼。

紀瀾希以為,他之前隻是生氣她自作主張,將紀諾承的事情曝光,還害得蘇唯受了傷,所以在衝動之下,纔會對她說了狠話,讓她和紀諾承在一週內離開安城,去英國。

但是一週時間了,足夠他消氣了,所以,他應該不會再讓他們離開了。

她這麼想著,便大膽放心下來。

但冇想到,一週過去的第一天,她家裡來了個不速之客。

她打開門看到來人,臉色立刻就變了,反應過來就想將門給關上。

過來的是陳彧。

陸斯予最得力的助理。

陳彧反應很快,在她將門給關上之前,他已經用手按住門板,態度溫和有禮:“紀小姐,陸總叫我來看看您是否需要幫忙。”

紀瀾希裝聽不懂:“我能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我這冇有什麼事,我知道你忙,你去忙你的吧!”

陳彧依舊不為所動的樣子:“那請問紀小姐收拾好了麼,您們的機票是下午五點。”

聽到這裡,紀瀾希再也不能裝聽不懂了,為此,她臉色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