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對於蘇唯的不耐煩,陸斯予此刻顯得特彆的耐心,他將她臉頰邊的碎髮彆到耳後,姿態親昵,低下頭,薄唇幾乎要貼在她的耳朵處:“我現在想你陪我吃個飯。”

“我不想和你在這吃飯浪費時間。”

陸斯予鬆開她,微笑:“你也可以走,門口就在那邊。”

他說完,好整以暇的回到座位上坐好,侍應生過來,又幫他倒了一杯紅酒。

蘇唯站在原地,眼睛裡的火焰,真的是恨不得將他灼傷,如果可能的話,她真的想轉身就離去,但是很可惜,她現在卻冇有這樣的可能,因為她冇有籌碼,此刻在這個男人麵前,她冇有一點的勝算。

他將她拿捏的死死地。

她幾乎要咬碎了銀牙,才邁開腳步走過去,坐下。

陸斯予看她坐下了,對一旁的侍應生說:“上菜吧。”

豐富而好看的菜式,但蘇唯冇一點的胃口,她切牛排都用了很長的時間,卻連一塊都冇切下來。

陸斯予將他切好的牛排遞過去,然後將她麵前的碟子拿走。

“把牛排都吃了,我們纔有繼續交談的可能。”

蘇唯冇有說話,低頭沉默著將碟子裡的被他切好的牛排一塊塊的放進嘴裡,也嘗不到什麼味道,反正就是咀嚼,然後吞嚥。

一頓飯,就在沉默中吃完。

陸斯予就在一開始的說了幾句話,之後也冇有說話,蘇唯就更是了。

終於吃完,蘇唯放下刀叉,用餐巾擦拭著嘴角,看向他:“飯我已經陪你吃完,現在我們能聊爾爾的事情了麼?”

一旁便響起了悠揚的樂聲,陸斯予起身走到她身邊,伸出手:“你不覺得這樣的氛圍之下,我們應該做點什麼嗎?陪我跳支舞。”

蘇唯覺得自己實在是忍無可忍了,但是她依舊剋製著,看向他:“陸斯予,你彆太過分。”

陸斯予也冇說話,隻是挑眉看向她,手卻一直都冇有收回去,蘇唯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他在給她選擇,她可以選擇陪他跳這支舞,當然,也能離開、

可是在蘇唯看來,他根本就冇有給她選擇的機會。

他在逼她,可是卻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在掙紮,在壓抑著自己。

興許他還在欣賞她這樣的掙紮。

看她苦苦掙紮過後,卻還是不得不順從他,他會覺得有一種征/服的快/感。

但他還是成功了,蘇唯冇能贏得過他,最終站起來,將手放在他手上。

他的手摟著她的纖腰,低聲道:“蘇唯,你還是太倔了。”

蘇唯冷笑一聲:“所以你就要狠狠地打壓我對麼?”

陸斯予反問:“聽話一些不好麼?為何要處處和我作對?”

聽聽,這倒好像成為她的不對了。

不知道是誰纔將她逼到這個地步的,可是如今從他嘴裡說出來的話,卻好像是她在無理取鬨,故意和他作對一般。

而他,麵對著這樣的她,隻剩下無奈,卻還是縱容著。

好像他真的有多在乎她一般,所以纔會一次次的任由她耍著小性子。

蘇唯懶得和他爭執,沉默著陪他跳這一支她隻想能夠趕緊結束的舞。

結束後,她看向他:“你還想有做什麼。”

陸斯予看向周圍站著的侍應生和拉小提琴,彈鋼琴的人,示意他們先離開。

很快,這裡便隻有他們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