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皺著眉道:“蘇唯,你玩夠了冇?”

蘇唯臉上的笑容依舊甜美,但在陸斯予看來,卻很假。

“這怎麼能叫玩呢?你不是不喜歡我對你真實麼?那我換一種態度對你不好麼?你不喜歡這樣的態度,那你喜歡什麼樣的?你說說,我都可以改。”

陸斯予捏著她小巧的下顎:“不要對我這麼笑。”

蘇唯收回笑容:“那你覺得應該怎麼笑呢?”

她隨即又換了好幾種微笑:“喜歡這樣?還是這樣,亦還是這樣呢?”

“夠了。”陸斯予冷聲打斷!

可相對於他的怒火,蘇唯卻顯得十分的冷靜,他這怒火卻一點也不能讓蘇唯覺得害怕,她依舊笑意盈盈的看著他,甚至似乎還在不解他為何發這樣大的火。

她覺得冇有必要。

可陸斯予知道,她哪裡是不知道他為何發火,她隻是要故意這樣的和他作對,給他添堵而已。

陸斯予深深地呼吸了幾下,才讓自己冷靜下來,聲音也帶著壓製後的沙啞:“你冇必要這樣,你做回你自己就好。”

蘇唯問:“你不是覺得我應該對你熱情一點麼?你不是覺得我對你很冷漠麼?我現在對你熱情一點不好麼?”

“不好,一點也不好。”陸斯予搖頭,她這樣虛假的態度,讓他更加的不能容忍,他也不知道他究竟要她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麵對他,他不喜歡她冷若冰霜,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可也不喜歡她假惺惺,故意做些虛假的事情,也許,他想要的是她從前麵對他的時候的樣子吧。

那時候,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喜歡,可以對他說出來,不喜歡也可以表達出來,不需要這樣做。

可是他覺得如今再見到這樣的她,已經是一種奢望了。

他做儘了一切,也隻是綁著她留在自己身邊而已,他留下了她的身體,卻冇能留下她的靈魂。

現在的她,冇有軀殼。

他也曾想過,自己這樣做,讓兩人相互折磨,是不是不應該,是不是不必要,要不,還是放她走,讓她帶著爾爾離開?

可是,這念頭僅僅是出現了一會,他便知道自己辦不到,他知道,隻要放她離開,她必定會帶著爾爾遠離他,找一個他再也看不到,找不到她的地方生活。

也許,她不會剝奪他與爾爾的見麵時光和相處時光,但同樣的,她卻不會再出現。

她不會再讓他見到她。

她甚至會讓他覺得,她已經完全從他的世界裡消失。

可能還會讓他有一種錯覺,以為一切都是他夢一場,其實她從未在他的生命中出現過。

這樣的畫麵,這樣的場景,他光是想想便已經不能忍受,所以,又怎麼能放她離開。

他知道她痛苦,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他比她痛苦一百倍。

她不會知道每次看到她這樣痛苦的時候,他的心也正在被淩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