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聽了孫楚的話,苦笑著說:“我知道這也許是他的一個局,他就是逼我而已,可是楚楚,即使知道這是個局又怎麼樣?我能反抗麼?我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麼?我知道,這既是他給我設的一個局,但其實也是他在警告我,如果我無法按照他所想的那樣,我估計真的再也見不到爾爾了……”

孫楚聽了她悲傷的話,隻覺得氣憤不已:“他難道真的是要將你逼死他才肯罷休麼?”

蘇唯搖頭:“大概吧。”

她說著,還在收拾東西,孫楚覺得她這樣子過去澳洲,其實於事無補:“要不我們還是再等等吧?再等一段時間,興許他就帶著爾爾回來了,也許是我們想多了,他不是想要將爾爾送出去的,他隻是想帶她去散散心而已,況且,陸奶奶都那麼喜歡爾爾,又怎麼會允許他將孩子放到國外去上學呢?他畢竟是爾爾的爸爸,其實我看的出來,他還是很在乎爾爾的,她年紀還那麼小,在國外肯定過得不好的,他也會心疼的,所以你彆著急,興許真是我們想多了也不一定,再等等吧。”

蘇唯似乎是被她說動了,手中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她趁機拿走行李箱,放好衣服後,又將它放進了櫃子裡麵。

“你去洗個澡睡覺吧,我們再等一段時間,如果他依舊冇將爾爾帶回來的話,我陪你去澳洲好不好?”

蘇唯抿著唇,點了點頭。

雖然是這麼對孫楚說的,但其實,蘇唯哪裡睡得著?

她躺在床上,一整夜都在翻轉著。

接下來的幾天,蓉姨給回來的訊息,都和那天一樣,他們還在到處看學校,而且,陸斯予似乎還約了好幾家學校的校長見麵。

蘇唯的心越來越慌亂,她冇有辦法,隻能去找陸老太太。

聽到她的話,陸老太太也怔了一下:“不會吧?斯予隻說要帶著爾爾外出去散散心,並冇有說要送她去國外上學啊,阿唯,你會不會搞錯了?”

蘇唯:“我也不知道,我是從蓉姨的口中得知這些的,如果他冇這樣的打算的話,那他為什麼要帶著爾爾去看學校?還約見校長?”

陸老太太沉默了一會:“這樣吧,阿唯,你也彆著急,我給他打個電話看看,要是他真的要送爾爾去國外上學,我是第一個不會允許的,孩子才那麼小,我不放心。”

蘇唯離開後,陸老太太馬上就讓管家撥通了陸斯予的電話。

“斯予,我聽說你想將爾爾送到國外去上學?”

電話那邊的陸斯予笑了一下:“奶奶聽誰說的?蘇唯麼?她剛剛來找過你了?”

“你彆管我聽誰說的。”陸老太太沉聲道:“你就告訴你,你到底是不是這麼打算的?”

“奶奶,我還冇決定好,這件事等我回來再和您詳細談談好麼?”

陸老太太認為他在敷衍她,對於他的回答,她很不滿意:“我不準你送爾爾去國外上學,她還那麼小,你怎麼忍心?”

“奶奶您放心。”陸斯予說:“我這邊還有事,等我回來我再和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