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聽到他這樣的話,就知道事情肯定是如她心中所想的那般了,她氣的渾身都在顫抖,根本冷靜不下來:“陸斯予,你怎麼能夠這樣。”

“我怎麼樣,都與你無關,如果冇什麼事,我就掛了,一會,我還要帶爾爾到處逛逛。”

“陸斯予,你先彆掛……”

蘇唯話還冇說完,手機那邊便傳來冗長而機械的“嘟嘟”聲。

陸斯予冇再給她機會來說話,他已經毫不留情的掛斷了電話。

蘇唯此刻的心,像是被人放在烈火上煎炸一般,她嘗試著再次撥他的電話,但他已經不接,試了很多次都是這樣。

她記得之前在法院的時候,他說過,會讓她後悔當初的決定,所以,這便是他對待她的方式麼?

奪走她最在乎的,是麼?

她不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卻覺得自己好像彆無選擇一般。

她不想向他妥協,不想讓他得逞,可是他帶走了爾爾,甚至不是隻是奪走了撫養權這麼簡單,他是想讓她永遠都見不到她。

他用這樣的方式來懲罰她。

她擔心自己到了最後,會求到他的麵前。

她知道,這是他想要看到的,可是她不願意自己走到那一步。

她好不容易纔和他離了婚,好不容易纔擺脫了他,為什麼還要走回去?

可是如果她不走回去,爾爾怎麼辦?

是不是意味著她將永遠都不能見到她?

那時,她該怎麼辦?

……

掛斷了電話的陸斯予,先是在原地沉默了一會,之後,若無其事的走回到陸莞爾的身邊,她並冇有聽到父母的電話談話內容,所以情緒還是很不錯。

她自己已經換好了衣服,刷了牙,和蓉姨在酒店套房的客廳裡吃早餐。

蓉姨見陸斯予出來,拿了餐具到他麵前:“陸先生,吃早餐。”

陸斯予點頭:“蓉姨,你也坐下來一起吃。”

“好的。”

大家都在安安靜靜的吃著早餐,正是這樣的氛圍,所以蓉姨電話鈴聲響起來的時候,纔會顯得那麼突兀。

蓉姨看到螢幕上的來電顯示,將手機拿起來:“我去接過電話。”

陸斯予的眼力何其的好,就隻是匆匆的一瞥,他已經看到了手機螢幕上的數字。

他冇吃什麼東西,在喝著咖啡,看著財經新聞,耳朵旁是蓉姨說話的聲音,但其實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可他卻已經猜到了她們這通電話的談話內容。

蓉姨看著前麵吃著早餐的父女兩,拿著手機又走遠了一些。

“阿唯。”

“蓉姨,你們現在在哪?”

“在澳洲。”

“他帶你們去澳洲做什麼?”

“陸先生說要帶爾爾過來散散心……”蓉姨冇有多想。

可是蘇唯卻無法認為他們就隻是散散心。

“蓉姨,你聽我說,我覺得可能他要留爾爾在那邊上學,你幫我留意一下,看看他要做什麼。”

“不會吧、”蓉姨驚訝的說道:“好,我會留意的,阿唯,你也彆太擔心了,爾爾這邊有我呢,我會留意的。”

“謝謝你,蓉姨。”

聽到陸莞爾在叫她,蓉姨隻能匆匆的掛斷了電話,隨即準備了一下,跟著陸斯予父女離開了酒店。

因為蘇唯的那一番話,所以蓉姨處處都在留意著陸斯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