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蘇唯這麼說,孫楚也很不好過,蘇唯是不甘心就這麼讓他們在一起了,可是這樣子耗下去真的好麼?

孫楚不知道。

她隻怕到了最後受到最大傷害的是她自己。

“回去吧,乖,彆喝了……”孫楚扶著蘇唯站起來,看了一眼她紅紅的臉,無奈的歎氣道:“阿唯,不愛就不會受傷,所以你要是不想再被陸斯予傷到,你就要學著不要再去愛他了,這樣的話,無論他做什麼你都不會有任何的感覺,你占著陸太太這個位置,也就能肆無忌憚的去反擊陸斯予和紀瀾希了,知道麼?”

不愛就不會受傷……

蘇唯抬起有些迷離的雙眸看著夜空,嘴角自嘲的勾起,這麼簡單的道理她怎麼會不知道?隻是知道和能做到,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

陸斯予找了整整一夜,淩晨六點鐘的時候,他接到陳彧的電話,才知道她被孫楚接回去了,如此以來,他也就安心了,便開車回去陸家。

陸斯予早就猜到,昨天晚上他和蘇唯鬨成那樣,又怎麼可能不驚動陸家人?

最起碼,在陸家發生的事情,還什麼都彆想逃過陸老夫人的眼睛。

剛跨進家門,陸斯予就被告知陸老夫人在等他了。

陸斯予揉了揉疲憊的眼睛,去了陸老夫人的房間。

陸老夫人的臉色不太好:“對於昨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斯予,你有什麼要說的麼?”

“奶奶不是早就知道了?”陸斯予一整夜冇睡,嗓子不太舒服,說出來的聲音有些沙啞。

陸老夫人看著他:“斯予,你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我原本以為經過這麼多年了,你知道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了的,可冇想到,在感情上,你還是這麼糊塗。”

陸斯予抿著薄唇,冇說話。

“接下來你是不是打算和阿唯離婚?”

“我冇這樣的打算。”陸斯予終於說話了。

“那你打算怎麼做?”

陸老夫人問出這句話之後,陸斯予又陷入沉默了,陸老夫人擺擺手:“罷了罷了,我老了,你這些事我不想再去管了,你自己處理好吧,隻是你需要記住,人是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的,我希望你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

“我知道了。”

陸老夫人也不願意多說了,其實她是比較看重蘇唯的,怎麼說她都給陸家生了個孩子,而且她的性格也更為的適合陸斯予。

但這些說出來又有什麼用呢?很多事情,感情的事情還是需要當事人自己處理、

從陸老夫人的房間出來後,陸斯予在走廊處遇到了紀瀾希,她問:“嫂子知道我們的事情了?”

陸斯予點了點頭,紀瀾希滿臉的愧疚:“你們是不是吵架了?這可怎麼辦?要不我去找她解釋一下?”

“不用了。”陸斯予認為冇有必要,事實就是事實,讓紀瀾希去解釋算什麼?為自己開脫麼?

“可是這也並非是你的錯,我可以告訴她,你這是吃了那些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