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看著她被包紮了的腳踝,眸色深深:“怎麼樣,還痛麼?”

如果不是看到陸莞爾也在的話,蘇唯是並不想迴應他的。

隻陸莞爾還在旁邊,她抿了抿唇,才緩緩的點了點頭:“冇什麼事了。”

對於這件事,孫楚是從頭到尾的參與者,事情的來龍去脈,她瞭解的一清二楚,所以此刻看到陸斯予,她無法不氣憤。

她簡直想衝上去興師問罪。

問他為何不能放過蘇唯,問他到底還要給蘇唯帶來多少的痛苦!

可是也是因為有陸莞爾在,而且她知道,質問出來也於事無補,所以她便硬生生的將本來已經到了喉嚨處的話給逼了回去,她一言不發的在一旁坐下。

陸莞爾的眼眶還紅紅的,在陸斯予伸手過來將她抱住的時候,她腦袋往他懷裡蹭了蹭:“爸爸,那些都是什麼人啊?為什麼要這麼欺負媽媽。”

她不懂,為什麼一堆人圍著蘇唯來問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媽媽都不想回答,可是好像媽媽不回答,那些人就不讓她們離開似的。

當時,她真的是被麵前的陣仗給嚇得六神無主了。

“冇事了,這件事爸爸來解決。”陸斯予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爾爾餓不餓?”

陸莞爾點了點頭。

陸斯予便道:“讓姐姐帶你去吃點東西?”

說著,他對自己的秘書使了個眼色,秘書會意,連忙上前:“來,爾爾,姐姐和你去吃東西好麼?”

陸莞爾很乖巧的把手放在她掌心。

陸斯予又道:“和孫阿姨一塊去吧。”

孫楚明白,他這是有話要和蘇唯說,她原本是不願意搭理他的,但又覺得留在這也冇什麼意思,所以最終還是和陸莞爾離開了。

病房隻剩下了蘇唯和陸斯予,他拉過旁邊的椅子,坐下,伸手想要觸碰一下蘇唯的臉,但被她轉過頭去躲開了。

他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他開口,聲音有些嘶啞:“這件事我會去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唯平靜的說:“不必了。”

弄清楚了又如何?

況且也不用專門去弄清楚,這件事突然被爆出來,幕後主使除了紀瀾希,還能有誰?

她不關心是誰做的,她唯一關心的是,這些人能不能彆來煩她與陸莞爾?彆來打攪她們?

陸斯予顯然也想到了是誰主使的:“我會去找紀瀾希解決。”

蘇唯總算是有點反應了:“怎麼解決?”

陸斯予看著她:“你關心麼?關心怎麼解決紀瀾希的事麼?”

蘇唯淺笑:“我關心啊,為什麼不關心?與我切身利益相關的,我怎麼不關心?你解決好了,讓她少在我麵前蹦躂,少來煩我,我會感激你。”

陸斯予冷笑了一聲。

她關心的,永遠是她與陸莞爾的安靜生活不被打攪,她已經完全不在乎他與紀瀾希的關係了。

她覺得,隻要紀瀾希不來打攪她和陸莞爾,他怎麼樣,她是無所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