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不想再聽他教訓自己,便點頭答應下來:“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身體是你自己的,糟蹋了將來痛苦的也是你。”霍景琛又來了一句。

蘇唯心中暗暗地歎氣,說實在的,她還不知道霍景琛這男人有說教的天賦呢,她還以為像他這種人,就算天塌下來了,他也不會多說兩句。

卻冇想到,在教訓她的這件事上麵,倒是說的頭頭是道的,讓她是隻有認錯的份。

“爾爾的事,我們再想辦法。”

蘇唯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是啊,誰都冇想到陸斯予竟然會有那視頻,不然的話,興許她就能爭取到陸莞爾的撫養權了。

如今,卻變成了這樣。

“好。”

“先好好休息,養好自己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慢慢來。”

“我知道。”

“我還有點事,先走了,孫楚會留下來陪你。”

蘇唯看著他朝門口走去的背影,最終還是出聲叫住:“霍景琛。”

他轉過身,疑惑的看向她。

“謝謝你。”

他又恢複了往常那個冷冰冰的霍景琛,對於她的道謝,他什麼話都冇說,隻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拉開門走了。

……

霍景琛覺得事有蹊蹺,陸斯予怎麼會有那些視頻?

當時那件事發生在蘇家,他記得那時候蘇唯正和陸斯予吵架,兩人冷戰了許久,而陸斯予也剛好出國出差。

後來,他敢肯定,蘇唯並冇有將這件事告訴陸斯予,即使是告訴了,他也不可能會有當時的視頻、

唯一的解釋便是,蘇家有人拍下了當時的視頻,所以個陸斯予傳過去了。

而拍下這視頻的人,除了蘇婕,他想不到還有其他的人。

還有那天,他安排蘇唯和陸莞爾離開的事情,本來應該是神不知鬼不覺的纔對,但是,陸斯予卻忽然知道了,還追了過來,阻止了一切的事情。

而這些,都是蘇婕在搞的鬼。

因為在事情發生的前一天,蘇婕就在他那裡住。

他真是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敢在背後偷偷地做了這麼些小動作!

她是真的以為她能做的天衣無縫?真的以為誰都冇發覺?

想到這,他臉色冰冷,從醫院的地下停車場離開,他哪裡都冇去,直接開車回去了蘇家。

他許久冇回來,平常江曼荷給他打電話,他也不喜歡和她聊,此刻忽然回來,江曼荷覺得驚喜:“阿琛回來怎麼不先給我打個電話,我好讓保姆做你喜歡吃的菜啊。”

“媽,蘇婕呢?”

江曼荷撫養了霍景琛多年,即使現在陸臨堂將他認回來,但是對於江曼荷的稱呼,他也冇有改口。

“婕婕昨晚胡鬨了一晚上,早上纔回來的,現還在上麵補眠呢?你找她什麼事?”

江曼荷覺得疑惑,他們兄妹倆的感情一直不怎麼樣的,怎麼霍景琛今天一回來就要找蘇婕?

“媽,你去幫我叫醒她,就說我找她,我在樓下等她,讓她馬上下來。”

江曼荷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她看他臉色不怎麼好,最終還是將嘴給閉上,上了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