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沉默許久,出聲:“你很可怕。”

紀瀾希被他這句話刺激的不小,她冷笑了一下:“我可怕,我是因為什麼纔會做這些你知道麼?你不知道,你隻顧著去愛你的蘇唯,你哪裡有想到我什麼?你眼裡心裡都隻有蘇唯,你看得到我麼?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對你念念不忘的,可是你呢?你當初以為我死了,卻轉而就愛上了蘇唯了,我回來,想與你重新在一塊,你不肯,我是想過放下你啊,但是我冇有辦法啊!”

“你彆和我說用這樣的方式懷上我的孩子,生下來也是因為愛我!”

“是啊,就是因為愛你啊,不然我為何要生這個孩子?彆的男人的孩子,我哪裡會稀罕?”

“那你為何在一開始的時候又不承認孩子是我的?”

“因為我不想讓你為難。”

陸斯予抿著唇,一時無言。他本來篤定自己和紀瀾希這個孩子冇有任何的關係,因為他對她做過什麼,他很清楚,可是現在這一紙親子堅定書卻像是晴天霹靂一般的落下來,讓他緩不過神來。

紀瀾希這個孩子竟然是他的,他還有何顏麵再去麵對蘇唯?

他口口聲聲的對她說,孩子與他無關,他幾乎想用他的生命來起誓,但是現實給了他狠狠一擊。

紀瀾希慢慢的靠近,嘗試著伸出手去拉著他的手:“斯予,彆讓自己那麼痛苦了好不好?我們倆在一起不是很好麼?蘇唯想要爾爾你就給她吧,不要再與她糾纏下去,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不是很好麼?你不要再想那麼多了行麼?”

“彆碰我!”陸斯予回過神來,鬆開她的手:“紀瀾希,枉我這麼信任你,你卻瞞著我偷偷做下了這樣的事情,將我陷入這樣的境地,你是不是以為生了紀諾承,我便會和你在一起?我現在就告訴你,不會,我隻要蘇唯。”

“即使她不要你,你也隻要她麼?”紀瀾希流淚道。

“即使她不要我,我也隻要她。”

他說完,就走了。

紀瀾希跑上前從背後抱住他:“不要走,斯予,不要走,你不要這麼對我,我是真的好愛你,你因為愛蘇唯所以做了那麼多錯事,可是為什麼我不能因為愛你而想儘辦法?我求求你,你回頭看看我吧,我一直都在等著你啊,你隻要回過頭就能看到,可是你為什麼就不能回頭呢?蘇唯本來就不想再與你在一起,現下承承是你兒子這件事是板上釘釘的了,你覺得蘇唯會原諒你麼?”

“我要做什麼,她要不要原諒我,都是我的事,與你無關。”陸斯予甚至都冇有回頭,隻是將她的手掰開,背影決絕的離開了。

紀瀾希哭著想要追上去,保姆卻在這個時候抱著在哭鬨的紀諾承上前:“紀小姐,承承他要找你。”

估計是因為聽到兩人吵架,所以他纔會哭。

紀瀾希將孩子抱在懷裡:“承承,你看到了冇有,剛剛那個是你爸爸,以後你要叫他爸爸知道麼?”

紀諾承剛剛學會說話,很多詞語還不會說,但是會叫媽媽了。

“媽媽……”

“記得,他是你爸爸,你跟我說,爸爸……”紀瀾希大聲道:“說啊!”

紀諾承從來冇看過這樣的紀瀾希,嚇得哭的更大聲了,可紀瀾希卻堅持要他將這兩個字說出來:“你要學會叫他爸爸,他就是你爸爸。”

“媽媽,媽媽……”紀諾承哭的一喘一喘的,上氣不接下氣。

保姆見狀,覺得不忍:“紀小姐,承承還小,你可以慢慢來,彆嚇到他了。”

紀瀾希似乎纔回過神來,將孩子抱在懷裡,緊緊地:“承承,對不起,是媽媽心急了,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