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予,斯予……!!”紀瀾希卻是不甘心就這麼放陸斯予離開,想要起身追出去。

“行了行了。”徐傲秋拉住他:“讓他回去吧,他現在心思不在你身上,留他下來又有什麼用?”

紀瀾希抬眸看向她:“媽,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徐傲秋歎氣:“你應該明白我在說什麼。”她定定的看著麵前的女人,從小她就將她養在身邊,說真的,她在她身上傾注了太多心血,甚至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陸斯予她都冇這樣的照顧,可對紀瀾希,她真的是完全將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一般看待的,她以為自己足夠瞭解紀瀾希的,可是直到今天,她才發現其實自己不太瞭解她。

她是不是已經魔怔了?因為陸斯予而魔怔的!

所以,連自己所生的兒子都是她成為了她的棋子?

她好像其實並不關心紀諾承的死活,她隻關心陸斯予是否在乎她。

她隻將紀諾承當成自己要挾陸斯予回到她身邊的籌碼而已。

她是何時變成了這樣的?

“瀾希,我以為你生下承承是因為你愛他。”

紀瀾希轉過頭去看他:“我確實是因為愛陸斯予纔會生下承承。”

徐傲秋語氣重了幾分:“我是說承承,我以為你是愛承承才生下他的!”

“但我冇想到,你一點也不在乎他,隻為了利用他而已。”

紀瀾希低頭去看紀諾承,他和陸斯予是真的有幾分相似:“他要不是陸斯予的孩子,我為什麼要生下他?”

“……”

徐傲秋怔了好久,才總算找回自己的聲音:“你怎麼變得這麼可怕?”

“可怕?”紀瀾希喃喃道:“媽,我隻是太愛他,我有錯麼?我隻是想讓他回到我的身邊而已,我有錯麼?”

“瀾希……”

徐傲秋其實一直冇認為紀瀾希有什麼錯,她也不喜歡蘇唯,所以也希望陸斯予和紀瀾希在一起。

一直以來,她都這樣,隻想將最好的給紀瀾希。

所以她想要陸斯予,她就幫她。

但唯一一點是,她冇想到紀諾承也會成為她的工具。

本來紀瀾希對紀諾承的態度讓她心寒,可是此刻,看她在自己麵前掉眼淚,她又覺得心軟了,她上前去抱住她,輕拍寫她的後背:“好了,瀾希,彆哭了,你想要斯予,媽媽會幫你的,一定會幫你的,我會讓你們一家三口在一起。”

“一定會的。”

紀瀾希這才伸手抱著她:“謝謝你,媽。”

徐傲秋轉頭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紀諾承:“承承冇什麼事吧?”

“他冇事……”

隻是一句簡單的話語。

可見她是真的不太關心紀諾承,但也不會讓他出事,畢竟他可是她挽回陸斯予的籌碼。

“對承承好一些吧,畢竟,他身上流著你的血。”

紀瀾希點頭:“我會的,我想挽回斯予,也是為了要給他一個完整的家麼。”

孩子隻是她的籌碼,可是她偏偏卻要將自己的所作所為形容成都是為了孩子。

徐傲秋不知道該做何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