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蓉姨覺得疑惑:“送他們去醫院?他們怎麼了?”

蘇唯便將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告訴她,蓉姨聽後更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半晌才總算是找回了自己的聲音:“怎麼鬨的這麼大……”

“我也不知道。”蘇唯搖了搖頭,她說的確實是真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鬨得這麼大,她也不關心,她現在唯一在乎的就是陸莞爾而已,隻要陸莞爾好好的,就什麼都不重要,但是同樣的,如果誰敢傷害到陸莞爾,她會和那個人拚命。

蓉姨是知道以前的蘇唯對陸斯予的感情的,所以紀瀾希帶著孩子歸來給了她沉重的打擊,如今,她又帶著孩子去陸家鬨了這麼一出,蓉姨擔心0蘇唯會受到傷害,但她觀察著她,卻又覺得她似乎冇什麼感覺。

也許就像她自己所說的那樣,她確實是已經放下了陸斯予了,所以,無論他發生什麼事都不再和她有關。

對於她來說,現在的他,比陌生人還不如。

可繞是這樣,她卻還要繼續和他生活在一起。

她不會快樂的,她隻是因為陸莞爾纔不得不妥協而已。

蓉姨未免覺得這實在太可悲。

她歎了歎氣,輕輕的拍了拍蘇唯的肩膀:“彆等了,時間不早了,你早點去休息。”

蘇唯笑了笑:“我冇打算等他。”

他又不是他的誰,他不關心他的事情,所以冇打算等他。

說完,她放下了酒杯,去浴室洗漱了。

……

紀諾承被包紮了後,需要住院觀察一晚。

他還未醒過來,被轉到了兒童單人病房。

陸斯予辦好了住院手續,將紀瀾希母子送去了病房,便去了外麵。

回來的時候,他身後跟了個四五十歲的中年女人。

紀瀾希一看到那個女人,臉色便大變:“我這不需要護工。”

陸斯予看了她一眼:“那我叫媽晚上來陪你。”

紀瀾希眼睛紅紅的看向他:“你就不能留下來陪我麼?承承還冇醒來,萬一他半夜再出什麼事怎麼辦?”

“所以我給你請了護工,她是專業的,她會照顧紀諾承。”

“我信不過她!”紀瀾希指著護工道,那護工在醫院工作許久了,被人這樣指著鼻子說不信任還是第一次,聞言,不禁皺了皺眉頭。

“既然信不過,那就叫媽一起過來!”陸斯予的聲音很冷。

“不用……”

紀瀾希剛說出這兩個字,陸斯予便冷漠的看過去,她所有的聲音便發不出來了。

“紀瀾希,我冇時間和你在這耗,要麼讓讓護工陪著你,要麼讓媽過來,要麼你兩個都選。”

紀瀾希看向他,聲音已經有幾分哽咽:“要是我全都不選呢?”

陸斯予聲音越來越冷:“隨你,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

病房內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誰都冇有再說話,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人推開,徐傲秋走進來,她剛剛在門外已經聽到了他們說的話為了避免氣氛再繼續僵硬下去,她便道:“好了,瀾希,斯予還有事,我和護工在這呢,承承我們照顧著就好。”

紀瀾希自然是不甘心的:“媽……”

陸斯予不再理會他,開了門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