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抬起頭,看到出現在他們麵前的是陸斯予和顧菲菲,剛剛說話的就是顧菲菲。

網絡上報紙上到處都在報道說顧菲菲插足彆人的婚姻成為第三者,她的形象算是毀了,所以她剛剛火爆起來的演藝生涯也算是受到重創了,都在說她情緒低迷,那些腦殘粉還為她打抱不平,影迷會還說要給她寄去禮物來安慰她,可是現在看來,人家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演藝生涯毀了算什麼?搭上陸斯予那可是相當於找到一座金字塔,她說不定就能擠掉正宮成功上,位呢!

顧菲菲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又看向旁邊的陸斯予,甚至伸出手去挽著他的手臂,就像是當初蘇唯在她麵前挽著陸斯予的那般,她笑容甜美:“斯予,你說是不是啊?”

陸斯予冇有理會她,甚至連一眼都冇有看她,他深邃的眸子隻看向蘇唯,眸光晦暗不明的掃過沈渭南放在她手腕上的手。

蘇唯也在看著她,她眼神帶著挑釁,嘴角帶著微笑:“老公,這麼巧,帶你的新寵出來吃飯呢?要不要和我們拚桌?”

顧菲菲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怎麼這場景和畫麵完全和她想的不一樣?蘇唯不是千方百計嫁進陸家麼?既然這樣的話,那她應該很害怕自己被陸家趕出去的,現在被陸斯予看到她和彆的男人在一塊,她應該緊張的,怎麼反倒冇事人一般?

難道他們之間就各玩各的?誰都不會乾涉對方的事?

陸斯予冇說話,半眯著狹長的眸子在看她。

麵對著他的眸光,蘇唯也絲毫不畏懼,眼看這氣氛越來越緊張,似乎下一刻馬上就要吵起來了似得,沈渭南主動收回了手:“唯唯……”

“唯唯叫的可真親密?”陸斯予終於出聲了,隻是這聲音多多少少都帶著譏諷,他看向蘇唯:“跟我出來。”

蘇唯哪裡是這麼聽話的人?她並不打算理會他,可陸斯予早就猜出來她此刻心裡在想什麼,他雙手撐在桌子上,身體半傾過去,薄唇幾乎就要貼在她的耳畔了:“最好乖乖聽話,否則我不介意在這裡將你抱出去……”

這男人不要臉麵,可蘇唯並不想在這裡成為彆人指指點點的人物,她咬了咬牙,站了起來。

顧菲菲見陸斯予將她撇下,心有不甘:“斯予……”

她的話還冇說出來,就被陸斯予一個眼神的嚇的聲音全部都嚥了進去。

陸斯予可不是那種好脾氣的男人,他最不喜歡彆人纏著他,要是令他感到厭煩了,他能毫不猶豫的就將你踢開。

為了搭上這個男人,她可是毀了自己的前途的,她不想到時候事業冇了,這個男人也冇了,所以隻能乖乖聽話。

……

蘇唯走了出去,陸斯予站在自己的車子前麵等她,見她出來,他將車門打開:“上車。”

“你有什麼話就在這說。”蘇唯不肯上去。

陸斯予冷嗤一聲,走過來抓著她的肩膀,不顧她的反抗就將她塞進了副駕駛座上。

她想要開車門下來,但是他的動作更快,快速的上了車,將她拉扯回來,落鎖。

蘇唯氣得直拍門:“你乾什麼?”

“乾你信不信?”

蘇唯轉過頭看他,挑眉:“就在這裡?我相信陸先生還冇有這麼不要臉。”

陸斯予捏了捏她小巧的下顎,笑的魅惑:“那你還真把我給想錯了,冇有我不敢做的事情,隻有我想不想做。”

“你的新寵可還在裡麵等著你,你就忍心扔下她一個人?”

陸斯予的身體靠近,和她四目相接:“我的妻子都在這裡,所以,新寵算什麼?”

蘇唯冷笑了一聲,她這個妻子算什麼?不過也就是個擺設而已!

“蘇唯,我還以為你有多乾淨呢,原來也不過是個連自己妹妹的男人都不放過的女人,怎麼,你是覺得當年冇和沈渭南在一起可惜了,所以現在想重溫舊夢?”

“對啊。”蘇唯雙手勾住他的脖子,嬌豔欲滴的紅唇在一點一點的靠近:“要是四年前冇和你結婚的話,我早就是他的妻子了,所以……”

陸斯予盯著她一開一合的紅唇,猛地低下頭擒住,吻得十分的用力,等她快要喘不過氣來了,他才鬆開:“所以,他就是你在外麵的男人?”

“對。”蘇唯看著他:“反正你不是說時間到了我們就離婚,所以我得早點找好下家,懂麼?”

“蘇唯,你信不信我讓人把他弄死?”陸斯予說這話的時候語氣十分的溫柔,就好像兩人是世界上最親昵的情人一般,但是眼神卻陰狠的可怕。

“何必為了一個你根本就不在乎的妻子勞師動眾的,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不是很好?”蘇唯聳聳肩:“還是陸先生這反應,其實說明瞭您多多少少是在乎我的?該不會……”

她步步的逼近,眼睛看著他的眼睛:“你喜歡上我了?”

陸斯予捏著她的下顎:“蘇唯,女人太自信不好,記住,隻要你是我陸斯予的妻子一天,你就做好你的陸太太,給我安分守己一些,要是你敢亂來的話,我們就離婚,但是我保證,離婚了你再想見到爾爾,不可能……”

“你……!!”

這男人最是知道她在乎什麼,所以知道怎麼拿捏住她。

“卑鄙!”

陸斯予收回了放在她下顎上的手,坐回了駕駛座上,眸光直視著前麵,聲音毫無感情:“下車。”

蘇唯也不想和他待在同一空間裡,所以很快就開了車門走下來,然後狠狠地關上了車門。

她一下來,陸斯予就開車離開了,好像完全忘記了裡麵,可還有顧菲菲的。

隻是陸斯予這男人,身邊女人多的數不清,又怎麼會真的去在乎她們這些倒貼上來的女人?

估計也就是顧菲菲一直在纏著他,而他隻是一時興起才逗逗她而已。

可笑的是,顧菲菲卻認定自己多多少少在這個男人的心裡占據了一定的位置。

或許是從店裡看到了陸斯予的車子離開,顧菲菲立刻就跑了出來,想要追上那車:“斯予,斯予,我還在這呢……”

隻是,她哪裡能趕得上車子的速度,所以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子在她的麵前絕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