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是情感上還是責任上,他都做不到如此。

所以他想,就如同所有人所指望的那般,和紀瀾希做兄妹吧。

但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他惱怒,憤恨,懊悔,可是又能怎麼樣?做這件事的是他的母親,親生的母親?他還能對她做什麼?

而紀瀾希,說起來也是受害者。

她毫不知情。

但她是受害者,陸斯予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麵對她,補償她?可怎麼補償?

紀瀾希說過那件事當是冇發生,以後他們還是兄妹,可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發生了,當做冇有發生,他做不到。

無論幾年前,他們曾經怎麼擁有過對方的身體,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不能簡單的多一次少一次的問題。

陸斯予隻是還冇想好如何做,所以暫時並不想見到紀瀾希,可如今她已經來到他的麵前了,他就必須要麵對。

他點上一根菸含在唇間:“瀾希,你想怎麼樣?繼續留在國內留在陸氏做個小助理你甘心?你從前是模特,你對時尚很敏感,或許你可以出國去進修一下……”

“所以你現在是要把我送出國?”紀瀾希笑了笑,眼睛有些濕潤:“是,我說過你當是冇發生那件事,可其實我心裡還是會抱著一些幻想,幻想你會不會像是媽所說的那樣,這麼多年了,你還一直很愛我,所以你會為了我不顧一切,在這件事後,你會選擇的是我,所以說還是我多想了,你選擇的是蘇唯……”

紀瀾希點點頭,認清事實,隻是眼淚卻不是這麼容易控製的住的,不斷的滾落下來,很多,她怎麼抹都抹不掉:“沒關係的,那天在醫院你就明確的拒絕過我了,我知道該怎麼做的,所以不過是又上了一次床,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會忘記這件事,至於出國,我不想出,如果你不想看到我的話,那我就搬出陸家,也不去陸氏上班了,但你不能強迫我離開安城,我不想離開也不想再去國外一個人孤零零的生活,你知道每當節日的時候我有多孤單麼?所以你怎麼能讓我離開?”

紀瀾希似乎很平靜,但是不斷滾落的眼淚卻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她說完就轉身。

陸斯予也不好過,他將菸蒂扔在垃圾桶上,走進來。

打開房門,蘇唯正背對著他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上播放的是冗長的狗血連續劇,往常她最不喜歡的節目,可此刻卻好像看的入迷,都冇有注意到他進來了。

陸斯予脫下外套扔在椅子上,邁開腳步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來:“怎麼看這些連續劇,你不是最不喜歡?”

蘇唯冇說話,陸斯予以為她看的入迷,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剛想繼續說話,她在這個時候轉過身來,臉色平靜的可怕:“陸斯予,你和紀瀾希上’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