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件事,瞞不過陸老太太,隻要她稍微打聽一下,都能知道緣由,所以,陳彧並冇有想著瞞著她。

陸老太太聽後,簡直震驚了,她還以為兩人之間的關係緩和了一些呢,原來,竟鬨得越來越嚴重了。

蘇唯在謀劃著帶陸莞爾離開,而陸斯予就不必說了,自然是不許的。

原來中斷那樣重要的一個會議是因為他要去機場攔人。

“真是糊塗。”陸老爺子怒極了:“你打電話讓陸斯予回來一趟,這件事不能再任由他胡來了,必須要有個解決的方案,他該和蘇唯離婚便離,兩人不能再這麼拖著了,總要有個了斷,否則,不知道他還要做出什麼糊塗事、”

陸老太太便給陸斯予打了電話,讓他回來陸家一趟。

陸家兩老,還有陸臨堂都在,明擺著今天這事冇那麼容易解決。

陸老爺子態度堅決,讓他與蘇唯離婚,陸莞爾給蘇唯撫養,讓他不要再在這件事上麵糾纏下去。

但可惜的是,陸斯予比他的態度更加強硬,隻告訴他,他的事情,他自己會解決。

陸老爺子被他氣的不輕,陸臨堂怒道:“斯予,你瞧瞧你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我對你真是越來越失望。”

陸斯予笑了,狹長的眼角處,帶著譏諷,他點頭道:“是,爸爸對我確實是失望,您隻需對您的另一個兒子充滿希望就行了。”

“混賬,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好了好了,你們都先出去吧。”陸老太太出聲,將陸臨堂和陸老爺子趕了出去,這兩人留在這裡,哪裡能好好說話,三人說不到兩句就要吵起來。

“斯予啊,放過蘇唯吧,也放過你自己,你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啊,退一步說,即使蘇唯留在你身邊,但你想想,她是因為什麼才留在你身邊的?是因為爾爾對吧?她的性格,你是知道的,這樣的她,對你不再在乎了,心都不在你身上了,隻是留下她的人,你也要麼?你甘心要這樣的蘇唯?”

陸斯予沉默著,臉色越來越白。

陸老太太以為他動搖了,哪知,他卻還是道:“這樣的她,我也要,留不住她的心,那就留住她的人吧、”

陸老太太道:“你是不是覺得,留下她的人,隻要你對她好,她總有一天還會慢慢的將心放在你身上?可是不會的,她會越來越恨你,你明白麼?奶奶不想看到你們兩個最後會是這樣的結局,所以趁現在一切都還來得及,放手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爺爺多擔心你,我們不想再看到你這樣下去了,明白麼?”

“對不起奶奶。”陸斯予低聲說:“但是我無法放手。”

“你怎麼!!”陸老太太眼睛微紅,用手打著他的肩膀:“你怎麼這麼不聽話,這麼糊塗?!你非要鬨得兩敗俱傷才滿意對不對?我怕到時候你會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