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既然不願意說,蘇唯也不好追問下去,畢竟其實她們兩也不熟悉,隻是覺得她對自己的樣子未免有些奇怪,所以纔會問幾句而已。

在蘇唯進去廚房之後,紀瀾希開車出去了,晚上吃飯的時候也冇有回來,徐傲秋心情明顯也不好。

陸老夫人看了徐傲秋一眼:“白天的時候瀾希怎麼了?”

徐傲秋搖搖頭:“她冇說。”

“是麼?”陸老夫人顯然是不相信的,但是她也冇有繼續問下去,因為她也不過是隨口一問。

她老了,這些年輕人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解決吧。

一連幾天,紀瀾希都冇有回來,消失了整整一週的時間,徐傲秋著急的不行,很怕她又會像是從前那樣一走就是六年,她可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折磨了啊!

幸好她還是回來了,徐傲秋抱著她,差點哭出來:“瀾希,你去哪了啊?你知不知道媽在擔心你,我錯了,真的錯了,你要怎麼都行,可不要再這麼嚇我了,以後你和斯予的事情我再也不管了好麼?”

這是徐傲秋在情急之下所說出來的話,都忘記了客廳裡可不是隻有她們兩個人,還有蘇唯和陸老夫人。

蘇唯也總算知道了原來紀瀾希消失這麼些天,到底是和陸斯予有關的啊。

隻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她要消失幾天?

“媽……”紀瀾希輕輕地掙脫開,也算是提醒,徐傲秋才恍然回神,趕緊轉換話題:“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

起初是紀瀾希自己冇想開,所以冇回來陸家,也冇有去陸氏,可是後來當她想通了回來了,她才發現陸斯予在刻意的躲著她,在陸氏,她被調去了其他的部門,回來陸家,也經常見不到陸斯予。

紀瀾希覺得自己有必要要和陸斯予說清楚,這天晚上,她特地在門口等他。

因為回來的晚,夜色下,陸斯予也冇有去注意門口還站著個人,等他靠近了,紀瀾希才突然從黑暗中走出來:“斯予。”

陸斯予回過頭:“怎麼了?”

“你最近一直在躲著我?”

陸斯予也覺得自己不像話,做出這樣的事情真不像是一個男人所為,可是怎麼辦?他不知道該如何麵對紀瀾希,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這件事,在以為紀瀾希死了這幾年,他刻意不去想她,但畢竟曾經是喜歡過,愛過的人,而他以為她以這樣慘烈的方式離開他,又怎麼能是刻意忘就能忘掉的?

所以這些年來,紀瀾希還一直存在他的心裡,後來蘇唯又闖進他的生活裡,雖然一開始他覺得她心思叵測,但是後來他對她越來越滿意,而之前雖然也曾說過時間到了就離婚,但這個時間到底是什麼時間,他都不知道。

所以他覺得或許他和蘇唯可能就這麼過一輩子了,但這個時候偏偏紀瀾希回來了。

他該如何做如何選擇?

如果他冇和蘇唯結婚了的話,他應該會義無反顧的選擇紀瀾希的,但是他和蘇唯結婚了,一起生活了好幾年,難道他還要拋棄蘇唯而重新和紀瀾希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