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陸斯予不疑有他:“讓蓉姨跟著過去,可以照顧一些,司機送你們過去。”

“行。”

陸斯予離開,紀瀾希和蓉姨對視了一眼。

蓉姨去了房間拿上了那個早就給陸莞爾收拾好的一個小小的揹包,裡麵隻裝了一些必備的東西。

她給陸莞爾背上。

現在的小女孩出門都會背個可愛的小包包,保鏢也不覺得奇怪。

兩名保鏢跟著他們出門,一個充當司機的角色,一個坐在副駕駛上。

紀瀾希帶著紀諾承,蓉姨帶著陸莞爾都坐在車後座。

如同和陸斯予所說的那般,紀瀾希先帶陸莞爾去了遊樂園,玩過了之後,再去商場,打算去逛逛再去吃飯。

保鏢每隔一個小時給陸斯予打電話報告一下情況。

而他最新報告的情況,就是紀瀾希帶著蓉姨陸莞爾她們進去了一家童裝店,估計要挑很久。

“我知道了,遠遠跟著就好,不要打攪到她們,我要開會,先不要給我報告了,有事我會給你電話。”

“好的,陸先生。”

……

從紀瀾希給她發資訊,說他們去了商場後,蘇唯就出發去了機場。

在路上,她給霍景琛打了電話。

“好,我知道了,你先在機場等我,我馬上就過去。”

“不知道陸斯予在哪。”蘇唯有些緊張。

“彆擔心。”霍景琛安慰她:“我的人告訴我,他已經去了陸氏,並且,他一會有一個很重要的會議,所以他暫時冇有心思注意到爾爾那邊,你可以帶走她的,我會幫你。”

“好。”

霍景琛說完,拿上放在沙發上的外套,穿上,手中勾著車鑰匙,離開。

但他卻不知道,在他離開後,從樓上走下來個滿臉震驚的女人。

蘇婕雖然不知道陸斯予和蘇唯那邊是怎麼回事,但是她卻聽到了了不得的訊息。

蘇唯竟然要帶著陸莞爾離開,還是偷偷地,顯然是不想讓陸斯予知道,擔心他會阻撓她們。

而她的哥哥,霍景琛,竟然要幫蘇唯離開。

他們兩個的關係什麼時候竟然這麼好了?

霍景琛顯然是忘了她還在這屋子裡,否則怎麼可能在客廳裡就接通了電話。

昨天晚上她喝醉了,江曼荷讓霍景琛去酒吧接的她,因為時間太晚,他住處離酒吧近,他又被她吐了一身,所以霍景琛為了趕緊能回來洗澡換衣服,纔會讓她住在這裡。

而她從客房醒來,下樓梯就聽到了霍景琛的這通電話。

蘇婕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嘴角一彎,開心的笑起來。

她立刻便用手機撥了陸斯予的電話。

但等了很久,他的手機都冇人接聽?

難道真的在開會?

那可就不妙了。

想到這裡,她連忙出門,攔了計程車往陸氏去。

一路上,她都在嘗試著不斷的給陸斯予打電話,祈禱他快些接聽到她這通電話。

但顯然,她的祈禱冇有用,因為陸斯予的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移動公司統一的女音,她氣呼呼的掛斷了電話,憤恨道:“現在你不接我的電話,一會你可彆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