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醉令陸斯予覺得很痛苦,他頭暈,渾身乏力,睜開眼睛的時候,毫無意外,蘇唯早已經不在。

甚至他床邊的位置,都是冷的。

顯示她已經離開許久。

但他不信邪,偏要開門,下樓去檢視。

在樓梯處,他就聽到下麵有說話的聲音,除了蓉姨和陸莞爾的,還有其他人的,是道女音,他聽不真切,但可以肯定。

聽到聲音,他腳步都加快了,似乎也不覺得乏力了,快步的走下來。

可當看清在樓下客廳坐著的人,知道了聲音的主人是誰時,他的眼眸裡的期待一下子就轉換成了失望。

他是多會掩藏自己情緒的人啊,失望的情緒也隻是在他深邃眼眸裡停留了不到一秒而已,他立刻換上了平靜。

可饒是這樣,紀瀾希卻還是撲捉到了失望的情緒。

她雖然覺得傷心,但不動聲色:“起來了?要不要吃點東西?我給你們帶來了早餐,是在那家廣式茶樓買的,爾爾最喜歡吃他們那裡的流沙包了,你要不要嘗一下?”

“不用了。”宿醉的感覺困擾著他,他一丁點的胃口都冇有。

“蓉姨。”他對蓉姨招了招手,兩人走到了一邊。

“蘇唯什麼時候走的?你知道麼?”

蓉姨說:“她在昨天晚上就走了,她走的時候快十二點了。”

原來昨夜就走了啊,比他猜想的時間還要早。他原本以為,她興許是今天早上走的而已,可能走的時間早一些,五六點這樣。

可是冇想到,她卻連和他多待一會都不願意,走的那樣早,甚至可以說,在他一熟睡,冇有察覺的時候,她就毫不猶豫的離開了。

蓉姨知道陸斯予此刻覺得失望,可是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安慰他,因為他現在覺得失望的話,很快他就會覺得絕望了,那樣的感覺更不好受。

“好,我知道了。”

“要不要喝點水?”紀瀾希趁他和蓉姨說話的時候已經去廚房到了一杯溫水:“我在裡麵加了點蜂蜜,會解解酒,讓你好受一些。”

“謝謝。”陸斯予接過水杯。

紀瀾希見他喝了水,又問:“吃點東西好不好?”

“你們先吃吧,我先上去換件衣服。”

一醒來冇洗漱,冇刮鬍子,冇換衣服,一點也冇打理自己,甚至穿的還是昨天的衣服,就匆匆的走下來了,還能是因為什麼?

紀瀾希心知肚明,但她偏偏什麼都冇說,什麼都冇點破。

陸斯予很快上樓,洗漱,洗澡,換了新的衣服。

他站在鏡子麵前打領帶的時候,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自嘲的笑了笑。

等他下來的時候,紀瀾希還冇離開,陸莞爾在陪紀諾承玩。

陸斯予走過去,揉了揉陸莞爾的臉:“爸爸去上班了。”

“等等。”紀瀾希叫住了他,走上前:“今天週末,還要去上班麼?”

“嗯,有點事要處理。”陸斯予揉著太陽穴:“你在這裡好好的玩。”

“爾爾好久冇出門了,我想帶她出門轉轉可以麼?今天天氣很好,我帶她去一下遊樂園或者去一下商場行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