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慢慢的走遠,但是依舊聽到背後的竊竊私語:“你怎麼回事,難道不知道陸總和她離婚了麼?怎麼還叫她陸太太呢?”

“我忘了嘛……既然都離婚了,她來這做什麼?還過來找陸總麼?”

“你管那麼多乾嘛,反正不是找你……”

“我隻是奇怪,不是都說是她堅決要離婚的麼?現在又回來是幾個意思?難不成又不捨得了?可是我看陸總好像還對她很喜歡呢,對吧?”

“不知道……”

“……”

離開陸氏,蘇唯開了車回去,陸斯予秘書給她的卡片被她扔在了副駕駛座上。

她清楚的知道陸斯予想要做什麼,他早就猜到她會過去找他,所以才讓秘書給她準備好了卡片,讓她前往。

這個男人,好深沉的心機、

他一向如此,知道對方的弱點,然後,狠心的抓住弱點,毫不留情的回擊。

她從前見他將這些手段用在商場上的對手,卻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將這樣的手段運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有一天,原來也會成為他的對手。

何其心狠。

他口口聲聲說在乎她,愛她,在她看來,不過是他自私自利的行為而已。

如果他真的在乎她,愛她的話,又怎麼會忍心看到她陷入這樣的境地而不管?

甚至可以說,她陷入這樣的境地,全都是拜他所賜、

……

晚上七點半,蘇唯出現在卡片上的法國餐廳,陸斯予早就等在那裡了。

他穿著剪裁合身的昂貴西裝,而她,則是簡簡單單的大衣,高領毛衣,闊腿褲。

陸斯予皺了皺眉:“去換一件衣服。”

蘇唯隨著他的眸光看向一旁,有人捧著一個裝著禮服的盒子出現。

看到這一幕,蘇唯覺得很好笑,也真的笑了出來:“我不是來和你談情說愛的,。”

陸斯予將紅酒杯往桌上一放,下巴揚了揚:“但我是來和你談情說愛的,要麼去換上衣服,要麼你現在就離開,要哪樣,你自己選擇。”

蘇唯深深的呼吸了好幾次,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拿過禮服離開。

有人跟在她後麵:“蘇小姐,這邊。”

門被打開,蘇唯簡直傻了眼,裡麵竟然有一堆人,看樣子,應該是化妝師,造型師之類的。

她太陽穴在突突的跳動著,她擔心自己要是忍耐不住的話,可能會拿著禮服摔門而去,將這衣服甩在陸斯予的臉上。

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但她冇有辦法,最後還是忍耐下去了,任由化妝師在她臉上化妝,造型師動作,最後,當她穿上禮服,搞定了所有之後,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

“陸先生,好了。”

陸斯予聞言,回過頭,那一刻,蘇唯從他的眼神裡讀到了驚豔,欣喜……

他放下酒杯,朝她走去,拉起她的手:“你今晚,很美。”

蘇唯冷靜的看向他:“你到底想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