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偏過頭阻止他進一步的動作:“你喝醉了,該好好休息。”

她說著就要從床上起來,但陸斯予不讓,他繼續將她壓在床上,一下一下的親吻她的嘴唇,往下,是白皙纖細的脖子,鎖骨,他的手從她毛衣的下襬進去,雙手一撐,就要脫掉衣服。

她緊緊地按住,咬著牙道:“陸斯予,我不願意。”她頓了頓,眼睛對著他的眼睛:“所以,你是要對我用強的麼?”

她眼眸中的光芒是冷漠的,也正是這種冷漠深深的刺痛了陸斯予。

他的心臟好像忽然被人紮了一下,讓他痛的呼吸都急促起來,他閉著眼睛,不知道是想調整呼吸還是想要讓自己迴避她這樣的眸光。

總之,他的手,慢慢的鬆開來。

“你還要恨我多久?”他再度睜開眼睛,眼裡的欲/望已經慢慢的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

他好像正被這種痛苦困擾著,四麵都是圍牆,他被困在其中,走不出來。

他想讓蘇唯拉他一把,但是她卻隻是冷眼旁觀著。

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怪她,因為確實是他先讓她傷心。

“我不恨你了。”

她與陸莞爾能夠離開安城,她就不想再恨這個男人了,過去了而已,她隻想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

不想再被這些愛啊,恨啊困擾一輩子。

那樣活的太累了。

“那你能不能繼續愛我。”

他滿懷期待的說出這句話,但是回答他的是沉默。

隔了好久的沉默,他才輕笑一聲,似乎是在安慰自己:“罷了,不強求了,隻要你能繼續留在我身邊就好了,其他的,慢慢來。”

他躺在她旁邊,卻伸手攬著她的肩膀,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臉頰處,聲音在她耳邊迴響:“陪我睡一會。”頓了頓,他繼續道:“我不強迫你,不碰你,隻要你陪陪我。”

一直處於上/位者的位置,食物鏈頂端,高高在上的陸斯予,何時這樣卑微的說話。

蘇唯此刻聽著他說話的語氣,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複雜而又茫然。

他到底是喝了不少酒,說完這些話,慢慢的便沉沉的睡去了。

蘇唯又等了一會,等到他終於熟睡了,才鬆開他的手,從床上起來。

她坐在床上看了這個男人一會,她已經不知道離上一次她好好的看他的臉是多長時間了。

好像已經有一個世紀那麼久了、

隻覺得此刻,他的五官,是既熟悉又陌生。

從今夜之後,他們將形同陌路。

她站了起來,將落在地毯上的被子拉上來給他蓋上,離開的時候將床頭櫃商店的檯燈打開,關了天花板上的燈。

她離開的時候,蓉姨剛好起床去喝水,見到她從陸斯予的房間出來,還愣了一下:“太太,您怎麼……”

她知道蘇唯明天要帶著陸莞爾離開。

蘇唯信任她,這件事冇有瞞她。

所以此刻看到蘇唯從陸斯予房間出來,纔會那麼驚訝,原本以為兩人確實是走不下去了的,但她卻又在陸斯予房間待了許久。

這是何意?

蘇唯跟著她進了廚房,躲開那些保鏢:“蓉姨,我們離開好,你好好的保重。”

蓉姨點頭:“我會的,倒是你們兩個,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呀,蓉姨等你們回來。”

蘇唯伸手抱住她:“蓉姨,這麼多年以來,謝謝你。”

一直都是她在身邊照顧她與陸莞爾母女倆,照顧她們的起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