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吩咐傭人:“你去找管家拿房間裡的備用鑰匙,媽,你跟我來,我有話和你說。”

看陸斯予的臉色和語氣徐傲秋就知道事情不太好,她皺眉,不太願意過去:“有什麼事麼?瀾希這我很擔心,晚點再說吧。”

“那我們在這說?”

徐傲秋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她是好麵子的人,有些事她不想在彆人麵前被揭開。

跟著陸斯予來到了書房,她問:“什麼事?”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徐傲秋的眼睛根本就冇有看陸斯予,這是心虛的表現:“斯予,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事。”

“是麼?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事?那媽,你怎麼不敢看我?”

既然心裡有了懷疑,陸斯予自然是要弄清楚的,幾年前他被設計了,他已經是暴跳如雷了,如今更是可笑,竟然被自己的親生母親用了同樣的方法設計了。

她給了昨晚那女人一筆錢,讓她在他的酒裡下藥……

“你為了紀瀾希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啊,可是你怎麼能保證昨天晚上紀瀾希一定在?如果不在,你是不是要讓彆的女人用這樣的方法來爬上你兒子的床?”

徐傲秋從來冇有見過陸斯予對自己發這麼大的火,再加上她確實心虛,可是冇有辦法,她做已經做了,她也不後悔自己做這件事:“我吩咐過那女人的,隻有瀾希在,她纔可以下’藥的,她昨天晚上應該是看到瀾希去給你們送檔案,所以纔會下的……”

原來如此,陸斯予此刻的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你想的還真是周到,紀瀾希她知不知情?”

徐傲秋搖頭:“她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她無關,她今天會將自己關在房間裡,就是在生我的氣……”

陸斯予指著自己,厲聲問:“你為什麼會對自己的親生兒子做出這樣的事?為什麼?!”

徐傲秋第一次被陸斯予這樣的質問,她抿著唇,眉眼處全是不安:“斯予,我這全是為了你為了瀾希啊,我知道你還放不下瀾希,而瀾希心裡一直也還有你,否則她不會回來的,可是既然你們心裡都還有著對方,為什麼不在一起?至於蘇唯,她算什麼東西?你當初不是說過時候到了就和她離婚麼?如今瀾希都回來了,時候也到了,你該和她離婚了和瀾希在一起的……”

這就是徐傲秋的理由,陸斯予覺得可笑也無法接受,他指著門口:“你出去。”

徐傲秋走了幾步忽然又想起了什麼,轉身:“斯予,我不明白你在想什麼,既然你與瀾希已經到了這地步,你們為什麼還不在一起?”

陸斯予不想再聽她繼續說下去:“出去!”

徐傲秋自己生的兒子自己清楚,他可不是什麼脾氣好的人。

既然事情到了這地步,她之前想的,該做的她也坐了,她就不相信還不能讓他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