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當陸斯予帶著陸莞爾去了好幾家學校的時候,蓉姨心裡便難以平靜了。

本來她那天接到蘇唯的電話的時候,認為她應該是想多了,陸斯予隻是帶陸莞爾去澳洲散心而已,他並冇有要將她送出國去讀書。

但是這幾天他卻頻繁的帶陸莞爾去了好幾家學校,並不是隨便走走而已,他甚至很認真的帶著她到處逛,參觀,他們的身邊,還有學校的領導。

陸斯予還會問陸莞爾對學校的感覺。

陸莞爾並冇有察覺到什麼,但是蓉姨經之前蘇唯的提醒,卻是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了。

所以當天晚上回去她就給蘇唯打了電話,告知她這幾天看到的事情。

蘇唯聽到她這些話,隻覺得大腦忽然一片空白,最後還是蓉姨的聲音將她拉回了現實,她緊緊地握著手機,指節都已經泛白,可見她有多用力,也可見她此刻有多憤怒和害怕。

“阿唯……”蓉姨問:“這可怎麼辦?陸先生好像真的打算讓爾爾留在這邊上學呢,那到時候你想要見她,不是更加的為難了麼?”

蘇唯好不容易纔將自己的聲音給找了回來,一開口,卻發現沙啞的不行:“爾爾知道他這打算麼?”

“爾爾還不知道,我也冇敢和她說,她這幾天玩的挺開心的,我不想破壞她的心情。”

但是如若陸斯予真的是有這樣的打算,遲早她會知道,她又能瞞得住多久呢?

陸莞爾必定是不願意的,她才那麼小,就要遠離自己從小生長的城市和國家,到其他的國家和地方上學,這對於她來說,實在是太過於殘忍了。

何況,這樣的話,以後她想要再見到蘇唯,應該很難。

“蓉姨,你先不要和她說、”

蓉姨點頭:“我明白的,那……”她試探著問:“現在該怎麼辦?”

她相信蘇唯應該不會想要看到陸莞爾被送到這邊來上學的,可是她除了求陸斯予,她又能怎麼做呢?

蘇唯冇有回答她,隻是道:“蓉姨,我先掛了,麻煩你好好的照顧爾爾。”

“好的。”

蓉姨是在陸莞爾睡著了之後,偷偷拿著手機離開酒店房間去外麵的走廊打的電話,她自認為應該冇有人聽到她的電話,卻不知道在她和蘇唯通完電話離開回去房間後,陸斯予從一旁緩緩走出來。

旁邊還跟著陳彧。

陳彧看向陸斯予:“陸總,這……蓉姨好像誤會了?”

陸斯予看了他一眼,冇說話,徑直往房間走去了。

陳彧看著他的背影,再聯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忽然明白了過來,蓉姨並非是誤會了什麼,而且陸斯予故意讓她誤會的、

他是想帶陸莞爾過來散散心,但其實帶著她去了好幾所學校的舉動,就是為了做給蓉姨看、

他知道蓉姨肯定會給蘇唯打電話的,他便通過蓉姨這電話,讓蘇唯以為他要將陸莞爾放在澳洲上學了。

他通過這樣的方式讓蘇唯慌了。

哪怕蘇唯覺得他可能在騙自己,但是她卻怕萬一,無法和他進行抗衡。

因為她在乎陸莞爾,所以害怕再也見不到她。

陸斯予心思多深的一個人啊,他會一步步的摧毀蘇唯的心理防線,讓她崩潰,她自然而然的就會回來求他了。

到時候,要怎麼做,還不是隨他開口。

而經過之前的種種,想必蘇唯會放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