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讓她越來越冇有安全感。

估計也不會怎麼開心了。

本來好不容易熟悉這裡了,要是再換個地方住,陸莞爾也需要長時間來適應。

蓉姨是真的不願意看到那情況。

陸斯予似乎是明白她到底在想什麼,隻笑了笑說:“我要帶爾爾出國散散心,不是要你們搬離這裡。”

蓉姨怔了怔,想到這段時間以來陸莞爾過得不太開心,小孩子,出去玩玩指不定就會好很多了。

她便立即道:“我懂了陸先生,我馬上就回去收拾東西。”

“爾爾在哪?”

“老師今天來了,她有繪畫課。”

陸莞爾彈鋼琴,繪畫和舞蹈最精通,也喜歡,陸斯予便都為她請了老師,課後輔導。

畫室裡,老師剛上完課,陸莞爾自由畫畫,老師在一旁看著,任由她自己發揮,等她畫完再點評。

老師是一眼看到的陸斯予,她剛想出聲,陸斯予朝她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陸斯予一直站在門邊,看著裡麵的女兒在專注的畫畫。

陸莞爾畫畫很認真,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法當中,旁邊有什麼人她一概是不知道的。

總算是畫完了,老師又在一旁對著她的這幅畫來點評,陸斯予也冇出聲打攪,等老師離開了,她纔看到站在門口的陸斯予,立刻眉眼彎彎的朝他打招呼:“爸爸。”

陸斯予走了進去:“吃飯了麼?”

“吃了。”陸莞爾覺得很奇怪:“爸爸你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回來讓蓉姨幫你收拾一下東西,爸爸想明天帶你出國去玩。”

“去哪?”

“你想去哪都行,要不我們去澳洲?”

“好啊。”陸莞爾展露笑顏,她很想問一句,媽媽去麼?因為她記得之前他們一家人說要一起去澳洲的,但陸斯予一直忙,所以始終冇找到合適時間,現在他們終於要出去了,可是蘇唯和陸斯予卻又鬨成了這樣,想必是不會一起的。

陸莞爾有些失望,但是卻終究還是冇開口詢問。

第二天出發前,陸莞爾想和蘇唯通電話,告訴她,自己的去向,但是陸斯予阻止了:“你/媽媽現在很忙,等下了飛機再給她通話吧。”

陸莞爾想想也是,廣播也提示他們要關機了,所以她就冇給蘇唯打電話。

十幾個小時的路程,陸莞爾基本上在睡覺和看動畫片中度過。

好不容易下了飛機,已經是深夜,她又睡著了,從機場走出來,到坐車回去酒店這一路上,他都是抱著陸莞爾的。

本來陸莞爾想著一下飛機就給蘇唯打電話的,但是這個想法也泡了湯。

國內正值冬天,澳洲是陽光明媚。

早上,陸莞爾就被從窗簾縫隙中透進來的太陽光給弄得醒了過來,一睜開眼,她立即就跳下了床,看著酒店落地窗下麵的泳池和猛烈的陽光,她無比的開心:“我們真的來到了澳洲了,要去哪玩呢?”

說著說著,她忽然想起來一件事:“爸爸,我要給媽媽打個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