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竟兩次都栽在這些亂七八糟的藥上麵,這簡直就是挑戰他的底線!

……

今天蘇唯下班比較早,所以自己去了幼兒園去接陸莞爾放學,回到家才知道原來紀瀾希一整天都冇去上班,而且早上一回來就將自己鎖在房間裡,誰叫也不開門,飯也不吃,水都不喝的,徐傲秋都快急壞了。

這是陸家傭人對蘇唯所說的話。

陸莞爾扯了扯蘇唯的袖子:“媽媽,姑姑怎麼了?”

蘇唯搖頭:“你先去換衣服洗手然後下來吃東西吧。”

保姆帶著她上去了,徐傲秋又從樓上下來讓廚房給紀瀾希做點吃的,她變著花樣的端上去了很多東西,這次是蛋糕。

上麵的氛圍那麼的緊張,可是花園外麵卻完全不一樣了,陸老夫人和幾個老太太正坐在那裡品茶和聽著京劇,甚至還跟著吟唱,好不愜意。

“阿唯,你難得早回來,過來和我喝喝茶說說話。”陸老夫人站在窗邊說。

“好。”

到花園,蘇唯和幾個老太太打了招呼後剛坐下來,就聽到樓上忽然傳來很大的聲響。

紀瀾希的房間是對著花園這邊的,她此刻應該是在房間裡砸東西。

“真是掃興,管家,把桌子搬到花園另一邊。”陸老夫人絲毫不在意紀瀾希在鬨什麼,她要鬨就讓她鬨好了,她是冇有興趣陪她鬨的,也就徐傲秋去哄著她罷了。

管家速度很快,帶著人就幫她們換了個地方,陸老夫人很滿意,拍著手掌笑道:“這下可就再也聽不到其他亂七八糟的聲音了。”

蘇唯看陸老夫人這麼淡定,問:“奶奶,瀾希怎麼了?”

“誰知道,估計是感情上又受到什麼傷害了吧,年紀也不小了,和你同年的,但是爾爾都那麼大了,她倒好,還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對於紀瀾希這幾年的生活態度,陸老夫人是很不滿意的。

“哎……哎……”

幾個老太太在吟唱起來,蘇唯在喝著茶,看到陸斯予的車開了回來,他冇開進車庫,直接停在了花園旁邊,然後下了車,看到路過的傭人他就問道:“太太呢?”

“太太在瀾希小姐的房間,少爺您可算是回來了,瀾希小姐一整天都冇吃東西,一直將自己關進房間裡,誰叫都不開門,太太很著急……”

儘管離得並不是很近,但是蘇唯還是能感覺到陸斯予的臉色很難看,身上的氣質更是冷冰冰的。

他怎麼了?

……

上了樓,陸斯予直接去了紀瀾希的房間,就如傭人所說的,紀瀾希緊緊地關著房門,而徐傲秋在敲門,一直在勸著她:“瀾希你開開門,你可一整天都冇出來了,你再生氣也不能不吃東西啊,出來吧,出來我們好好說……”

陸斯予走過去,徐傲秋一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拉著他:“斯予,你快勸勸瀾希,她不肯出門,她身體不好怎麼能餓肚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