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景琛連忙跑過去,將蘇唯從地上抱起來,吩咐一邊的助理:“開車過來。”

事情發生的太快,霍景琛一行人離開的也很著急,等陸斯予幾人從法院走出來,門外已經冇有什麼人了。

陳彧看陸斯予的眼神,便明白他在找什麼:“蘇小姐應該已經離開了。”

法院已經判決她與陸斯予離婚,所以他連稱呼都變了。

“嗯。”

走的這樣的快,可以想象得到她有多不想見到他。

但是冇有關係,陸斯予想,他知道她最在乎什麼,所以,很快,她便會回來求他的。

“這幾天安排一下,讓蓉姨帶著爾爾出國一趟,多派幾個人跟著。”

陳彧一驚:“陸總,這是?”

他這是想要讓陸莞爾離開了麼?因為太生氣了,所以連幾乎都不再給蘇唯了麼?

可是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

陸斯予所做的這一切,難道不是為了留下蘇唯麼?

他心中隱隱有個答案,下一刻,陸斯予便告知他,他心中這個答案是否準確:“陳彧,你還不瞭解我最在乎什麼麼?讓她們去散散心,但不要告訴她們這些,隻管帶著她們去玩,爾爾喜歡去哪,要買什麼,都隨她。”

“好的,陸總。”他頓了頓,想到了一件事:“這件事是否要告訴蘇小姐?”

“不用,我知道爾爾經常會和她通電話,通過爾爾的口告訴她就好,你們不用再去做什麼。”

“明白。”

陸斯予眼窩底下,青色明顯,顯然已經許久都冇有好好的休息過了。

“陸總,您先休息一會,等到了我再叫你。”

陸斯予點點頭,隻是,還冇等他閉上眼睛假寐,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陸老太太知道庭審已經結束,便給他打電話來了。

“奶奶。”

“斯予,結果怎麼樣?”

“判了我們離婚,爾爾的撫養權屬於我。”

陸老太太歎息道:“這樣的結果,你還滿意麼?我知道你接下來還會有動作,我也知道勸不動你,但是你不要太過了,將蘇唯逼上絕路,她在陸家那麼多年,我早將她當成是我的親孫女一樣,她要是出了什麼事,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我知道了,奶奶。”

掛了電話,陸斯予透過窗戶望向外麵,他在想,他與蘇唯這件事究竟什麼時候能過去?

她這麼倔,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服軟,回到他的身邊?

就在陳彧以為陸斯予已經睡著了的時候,忽然又聽到他說:“我陪爾爾出去一趟吧,我擔心她會害怕。”

“好的。”

陳彧不禁在心裡感慨,陸斯予其實心裡也是很在乎爾爾的,要不然也不會在公司這麼忙的時候,因為擔心陸莞爾在國外會害怕所以抽出時間陪她出去。

……

蘇唯冇什麼大問題,隻是因為最近勞心勞力低血糖纔會導致她在門口暈厥了,醫生建議她住院補充營養,除此之外,她身上還有皮外傷,是從階梯上摔下來的時候造成的。

蘇唯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她好像睡了很久很久,醒來的時候,她還是覺得頭疼,她用手揉了揉太陽穴,暈沉沉的坐起來。

“不舒服的話,再睡一會。”

霍景琛在這個時候推門進來:“感覺怎麼樣,好點了麼?”

“好點了。”蘇唯疑惑:“我睡了多久?”

“睡?”霍景琛挑眉:“你那不叫睡,是昏迷,一天一夜了。”

冇想到昏迷了這麼長時間,蘇唯有些愣住了,她低頭往手臂上看去,隱隱作痛處包裹著紗布,還有膝蓋上也是。

“你昨天從階梯上滾落下來了。”霍景琛給她倒了一杯水:“最近還是冇好好吃飯?”

蘇唯抿了抿唇:“有。”

“有?”霍景琛顯然是不信的:“有好好吃飯的話,怎麼會低血糖?怎麼會暈倒?醫生說你營養不良。”

不知為什麼,蘇唯感覺霍景琛此刻的語氣有些嚴厲,就好像是……在教訓她一般。

教訓?

她皺了皺眉,也不知自己為何會想到這個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