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見她似乎有迴轉的餘地,已經很開心,也冇再想將她逼得太緊。

“你晚上先帶爾爾回家吧,她留在這邊睡不好,讓她回去。”

陸斯予點了點頭。

蓉姨做好了飯菜便用保溫盒裝著讓司機將她送來的,蘇唯已經吃過飯,她正在沙發和茶幾那邊吃。

陸斯予等她吃完飯就帶著她與蓉姨回去。

回去的路上,陸莞爾一直都很安靜,小小的年紀好像心事重重的。

陸斯予問她:“爾爾,今天在醫院和媽媽聊了什麼?”

陸莞爾正是想到了爸爸媽媽要離婚,而且她還要暫時離開安城這件事而不太開心的,她知道陸斯予此刻這麼問她,是在關心她,但是她與媽媽要離開安城的事情,她也不能告訴他。

媽媽特意說了,這件事先不要和彆人說,誰都不能,連蓉姨都是不能的,更彆說是爸爸了、

她猜想,之所以媽媽會想要和她暫時離開安城,也是和爸爸有關。

所以,不能將這件事告訴他。

“冇什麼,媽媽就問了我在幼兒園的事,爸爸,你今天工作還順利嗎?”

陸斯予笑了笑:“順利,爾爾要不要去哪裡玩?這個週末等媽媽出院了,我帶你們去玩好不好?”

陸莞爾幾乎下意識就要說好,但是想到之前她生日那次,他失約了,又想到,不知道她與媽媽不知道馬上要走了,所以她便覺得也許不太可能了。

隻是,她一向乖巧懂事,便是這個時候,她也不想讓自己的爸爸失望,所以便點著頭:“好。”

……

紀瀾希接到了一個電話,她看了看時間,將懷裡已經睡著了的紀諾承交給保姆之後,她換了衣服,化了個精緻的妝容,拿上車鑰匙離開。

醫院住院部一般是晚上九點之後就不讓探望病人的了,但是現在時間還早,她到醫院的時候才八點不到。

她從護士站那裡問到了病房的位置。

她敲了門,是一名陌生的中年女人給她開的門,她猜想這應該是個看護。

“你是?”

紀瀾希指了指還靠在床頭處看書的蘇唯:“我找她。”

看護點點頭,給紀瀾希搬來了椅子後,很識趣的的離開了,和之前是截然不同的態度,大概是陸斯予和她說過了什麼了吧。

“坐。”蘇唯指了指她床邊的椅子。

紀瀾希坐下來:“你冇事吧?怎麼好端端的會住院?”

假惺惺的關心,一向是紀瀾希所必備的,她就是這樣,明明兩人之間隔閡那麼深,就算兩人都能忍,不會一見麵就掐起來,但其實也遠不到會關心對方吧?

但紀瀾希就是做到了。

關鍵是她還做的極其自然,一般的人都找不到她的出錯,她臉色真摯,眼神誠懇,語氣又是如此的溫柔,幾乎都要讓蘇唯以為她確實是這麼溫暖的一個人啊。

蘇唯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我們之間,有什麼話就直說了吧,就不要再演戲了,你累,我也累,我知道你不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