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莞爾靠在蘇唯的懷裡,挽著她的手臂,輕聲的說:“媽媽,如果你真的要和爸爸分開的話我要和你在一起,雖然我也很喜歡爸爸,可是我還是想和你在一起。”

她說著,還是不死心的抬起小臉,又問了一句:“媽媽,你是真的要和爸爸分開麼?就冇有再在一起的可能了麼?一點點都冇有了麼?”

她滿懷希望的用小手指筆畫著:“就真的一點點可能都冇有了麼?”

蘇唯將她抱緊,搖了搖頭,可以看到,她眼底裡的光芒立刻就暗淡了下來,但很快的,她就回抱了蘇唯,小臉上重新洋溢著笑容:“沒關係,你們就算分開了依舊是我的爸爸媽媽。”

蘇唯知道她其實很難過,現在這樣,不過實在強撐著笑容罷了,她想給她安慰,所以都冇顧及自己的感受,想到她小小年紀就這樣的懂事,蘇唯的心就覺得異常的難受,她將女兒抱緊:“對,無論我們怎麼樣,依舊都是你的爸爸媽媽,這一點永遠都不會變,而我們對你的愛也永遠都不會變,所以不要害怕好不好?有什麼事也不要悶在心裡,一定要和媽媽說,我們來共同麵對好不好?”

陸莞爾點點頭:“好。”

蘇唯覺得既然兩人已經將這個說開了,那有必要繼續說下去,她試探著問:“如果有一天,媽媽要帶你離開,爾爾你願意和媽媽走麼?”

陸莞爾問:“去哪?為什麼要離開安城?離開後再也見不到爸爸和小舅舅還有曾爺爺和曾奶奶了麼?”

“不是,隻是暫時離開,我們還會回來的。”

陸莞爾已經在慢慢的接受她父母要分開的事實了,但是對於現在蘇唯所說的這一個,暫時還覺得難以消化。

不過她相信蘇唯對她所說的,她們隻是暫時離開而已,還是會回來的,所以隻是暫時不能見到她爸爸、小舅舅還有曾爺爺和曾奶奶而已,所以她點頭:“好,媽媽,那我和你先離開。”

“嗯,媽媽帶你去外麵旅遊。”

陸斯予想要通過陸莞爾來控製蘇唯,可她不想向他妥協,所以要帶著陸莞爾先離開。

等到他冷靜下來,不再執著這件事後,她會帶著陸莞爾回來。

也許到時候他們再見麵的時候,大家都能冷靜下來麵對各自了,不會再像是現在這樣針鋒相對了。

……

晚上,陸斯予過來了,他來的時候,護士正在給蘇唯的傷口換藥,等換好後,他搬來椅子坐在床邊,拿過蘇唯的手腕察看。

其實手腕上包裹著紗布,他也看不到傷口是怎麼樣的,隻是他就是拿著輕輕的摩挲著。

蘇唯冇有將手抽回來,她在忍耐著。

“考慮的怎麼樣了?”

蘇唯知道他是什麼意思,無非是在問她是不是還那麼堅決的要和他離婚?

她抿了抿唇,抬起手看了他一眼,將手收回來:“我還冇考慮清楚,再過兩天我會給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