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蓉姨看到他們這樣,總算是放心下來,交代了幾句,就回去給蘇唯煮飯了。

陸莞爾坐在椅子上,雙腿一直在下麵懸空,晃盪著,她看著陸斯予:“爸爸,你今天不去忙公司的事了麼?”

陸莞爾是覺得剛剛他們兩個在她來之前吵的厲害,所以將他們先分開是最好的了,雖然她現在在這裡,他們暫時還不會吵起來,但就怕萬一。

所以陸莞爾覺得他們還是先不要在一起比較好,他們需要冷靜。

陸斯予從剛剛一直就緊繃著的臉色總算是緩和了起來,在麵對陸莞爾的時候,臉上也終於是帶著微笑了,他點頭:“爸爸要去忙了,那你替爸爸陪一下媽媽好麼?”

陸莞爾立刻點頭:“好的,爸爸就放心吧,我會好好陪媽媽的。”

陸斯予伸手揉了一下女兒的長髮,站起來,又看了蘇唯一眼之後才轉身離開。

可蘇唯卻冇看他,甚至連他一個眼神都懶得去迴應。

陸斯予其實一直都不敢向蘇唯開口詢問,蘇唯現在對自己還有冇有感情?

是不是除了恨,愛意一點點都不剩下了?

其實答案呼之慾出,但他卻就是不問,他可能也就是在自欺欺人吧,

他覺得他不問就還能繼續欺騙自己,她還對他有感情。

想到這,他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覺得自己現在怎麼變成了這樣可悲又令自己厭惡的人。

可能怎麼辦呢?他深知自己是不可能放手的,對於蘇唯,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她離自己遠去的。

“媽媽,你要喝水麼?”

陸莞爾覺得蘇唯手受傷,不方便,所以自己要照顧她。

她哪裡拿得動水壺?旁邊看護連忙上前來幫她與蘇唯都倒了一杯溫開水。

蘇唯道了謝,對她說:“這裡冇什麼事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看護是陸斯予找的,蘇唯知道她可不單隻是個看護,負責照顧她那麼簡單,她還負責看管她。

蘇唯覺得有些可笑,陸斯予還真將她當成犯人一般在看管!

看護本來有些猶豫的,可轉念一想,外麵也還有人,陸先生隻叫她不要讓蘇唯跑出去,但也冇讓她時時刻刻監管著她。

“行,我就在隔壁房間,有事的話陸太太記得叫我。”

說完,就出去了。

“爾爾,來,到媽媽這裡。”蘇唯拍了拍床上,自己旁邊的位置。

陸莞爾脫了鞋,爬上了床,在她旁邊坐下,鑽進她的懷裡。

“媽媽,你會和爸爸分開麼?”

“會。”蘇唯回答的很堅定。

她原本以為陸莞爾會像是從前那般反應劇烈,但是冇想到她卻很安靜的點了點頭:“那你們什麼時候分開?以後我要跟著誰?”

“爾爾想跟著誰?”蘇唯突然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因為陸莞爾是自己的命、根、子,覺得自己不能和她分開而想當然的要將她留在自己身邊,她忘記了問陸莞爾,她自己到底想和誰在一起,她已經長大了,應該將選擇的權利交給她纔對。

她不能這麼自私。

陸莞爾皺眉小鼻子,蘇唯這個問題把她難住了,,其實按照她心裡所想的,她是想和兩人都在一起的。

但是她知道不可能的了,她爸爸媽媽要分開,那她就必須選擇跟一個。

隻能選擇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