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要說什麼?”陸斯予姿態依舊親昵,又伸手抬了抬蘇唯的下巴,傾身過去,薄唇印在她的紅唇上,她要轉過頭去,他卻捏著她的肩膀,由不得她逃脫:“嗯?”

他再次重複了一次:“還想對我說什麼?”

“走開!”蘇唯覺得滿心的屈辱,咬牙切齒的說道。

她真的想不到有一天會被陸斯予這樣對待。

會這樣的受他威脅。

“你不過如此,就隻會拿爾爾來威脅我。”蘇唯冷冰冰的看著他道。

陸斯予嘴角微微一勾:“你也不過就是仗著我在乎你,喜歡你,愛你,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這麼對我,肆無忌憚的傷害我,欺騙我。”

傷害他?欺騙他?

蘇唯覺得這是她聽到的最大的笑話,原來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在欺騙他,傷害他?!

可是她呢?

她被他所傷害,逼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她又該怎麼辦?她又該找誰來訴苦?

她甚至都不知道她接下來要怎麼做?

難不成真的要受他威脅,留在他身邊?

可那樣的話,她以後得人生該怎麼辦?

可不管不顧的話,她很有可能會失去陸莞爾的。

她是想好好和這個男人談談,可他現在似乎已經陷入魔怔了一般,什麼都聽不進去,隻要她說要離開他,他的反應便是偏執的。

她從不知道他還有這一麵。

無論如何都好,她知道自己現在不能激怒他,不然的話,他能讓她馬上見不到爾爾。

可她已經發現她與他是不可能安安靜靜的坐下來平平靜靜的處理這件事的了。

“陸斯予,你彆逼我。”

“逼你的話你會怎麼樣,再做一次像是昨天那樣的事,再想讓我因為愧疚而妥協麼?嗯?”

陸斯予緩緩的搖頭:“不回了,蘇唯,這樣的事不會再發生第二次了,有一次已經夠了。”

蘇唯聽著他在說這些話,閉著眼睛,隻覺得有一種無力感從心底深深地蔓延開來。

她覺得自己快要被這種無力感給湮滅,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

兩人之間再一次陷入這樣的僵局,幸而,陸莞爾在這個時候過來了,蓉姨幫她將門打開,她從外麵跑進來,小臉上滿是歡快:“爸爸媽媽我放學啦!”

蘇唯在聽到她聲音後立刻就睜開了雙眼,臉色也不像是剛剛那樣的難看,緩和了過來。

蘇唯就是這樣的人,陸莞爾是她的命、根、子,她無論正在遭受著什麼,但都不想在女兒的麵前表現出來,所以她在陸莞爾麵前永遠都是最堅強的。

“累麼?”

蘇唯幫女兒將有些亂了的小辮子重新紮好,溫柔問道。

陸莞爾從蓉姨手上接過半個蘋果在咬著,笑眯眯的說:“我不累的,蓉姨一會還要回去煮飯,媽媽,我就留在這裡可以麼?”

她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在蘇唯和陸斯予身上打轉,她和蓉姨其實剛剛在門口的時候就察覺到病房裡不對勁了,蓉姨說一會她回去煮飯她就留在這裡,要看著爸爸媽媽,可不能讓他們再吵架了。

陸莞爾不敢問為什麼他們又吵起來了,隻能像是不知道他們在吵架一樣,小心翼翼的介入他們當中。

她知道,爸爸媽媽不會在她麵前吵起來,所以她必須要留在這。

“好啊,爾爾就在這裡陪媽媽吧。”

正巧,蘇唯也不想獨自麵對陸斯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