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楚搖頭不讚成:“你就算是要反抗陸斯予,你也不該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吧?你真的,嚇死我了,以後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她是冇想到,蘇唯竟然會做這樣的傻事,她一直以為她是理智的人,可原來也會失去理智,而她失去理智之後,竟這樣的可怕。

“最好冇事,不然的話,你讓爾爾怎麼辦?你要是冇了的話,到時候還不是白白便宜紀瀾希?將來要是陸斯予和紀瀾希結婚的話,爾爾還不是要被她照顧?還有致遠呢?還不被江曼荷給撕碎了?”

說起蘇致遠,蘇唯提醒她:“不要將我這幾天的事情和致遠說,我不想他擔心。”

“你怕他擔心,你還做這樣的傻事?”孫楚是越說越生氣了。

她是真的怕了,也是真的在乎蘇唯,擔心她真的會出事,所以現在纔會這樣的生氣、

她其實是在心疼她。

這蘇唯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她笑了笑:“楚楚,你就覺得我是這麼傻的人麼?”

“什麼意思?”孫楚不明白:“連這樣的事情你都做了,還不傻麼?我說你是傻透了,纔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割腕其實死不了人。”

孫楚蹙眉:“那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不是白白的讓自己疼麼?”

“我知道陸斯予對我還有感情,也對我充滿了愧疚,我在他麵前割/腕,對他造成太大的震撼了,給他的衝擊太大了,因為我之前對他說過,他不將爾爾還給我其實是在逼死我,再加上那樣的畫麵,他那一瞬間,心中的驚駭和害怕會讓他的愧疚達到頂點,他會真的以為是他逼得我去做這樣的事情的,所以,他在經曆了我所謂的割/腕自/殺之後,他會反思他是不是對我太過於殘忍了,他興許會放過我,將爾爾還給我。”

孫楚本來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聽她這麼一說,瞬間就懂了,她瞪大了眼睛:“所以說,你並不是被他逼得割/腕自/殺的,你隻是在演戲,你隻是為了讓陸斯予更加的愧疚,讓他心疼你,你在賭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他在乎你,勢必不想再看到你傷害自己,所以會放過你,對麼?”

蘇唯點了點頭:“我在他麵前自/殺的畫麵給他的衝擊太大了,他在情急之下,不會想太多,他不會想我是不是在騙他,更不會想割/腕會不會死,他隻會想到我要死了,他要把我逼死了……”

“是啊。”孫楚讚同道:“他確實不會想那麼多,他更冇想到,你會這麼狠,為了逼他和你離婚,將爾爾還給你,而這樣的傷害自己,主要是他太在乎你了,不然的話以他的聰明,他該早就想到了這一切。”

“啪、啪、啪……”

孫楚還想說什麼,但是從後麵傳來一陣掌聲,隨著掌聲的越來越近,陸斯予高大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孫楚和蘇唯兩人臉色都變得蒼白。

“我真冇想到啊,原來這一切都是在騙我的。”陸斯予的聲音冷森森的。

“還不是因為你實在欺人太甚,是你將阿唯逼成這樣的,你還有臉來這邊說這樣的話。”孫楚擋在蘇唯麵前,像是個母雞在保護小雞仔一般的架勢。

陸斯予超身後的陳彧看了一眼。

陳彧上前走到孫楚麵前:“孫小姐,麻煩你和我出去。”

“憑什麼?我為什麼要和你出去?我就要在這裡,有本事你就將我扛出去。”

然後,孫楚就被陳彧扛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