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確實是一整天都冇有吃什麼東西了,本來還冇什麼感覺,起碼在陸斯予問她的時候,她是一點胃口都冇有的,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陸莞爾出現在她麵前了,她覺得自己突然就開始餓了。

到了最後,竟然將兩碗小米粥都喝完了,蓉姨見她胃口這麼好,還在後悔冇多帶點過來,起碼還應該帶個湯來呀。

“是不是還冇吃飽?”蓉姨關心的問。

蘇唯搖了搖頭:“吃飽了。”

現在蘇唯所住的是醫院的高級病房,房間內除了她現在躺著的病床,還有其他的床,就是為了方便家屬住進來的。

剛剛出門的時候,陸斯予就讓蓉姨收拾一點需要的衣服還有洗漱用品,晚上打算讓她和陸莞爾在這裡陪著蘇唯的了。

陸斯予一直在病房外麵的走廊站著,他打開了病房門,想看看裡麵是什麼情況。

一打開房門,就聽到裡麵傳來歡聲笑語。

好像是陸莞爾將這幾天在幼兒園的趣事和蘇唯說,還唱了歌,講了故事,反正無論她在做什麼,蘇唯全程都在很配合的拍掌。

陸斯予覺得自己似乎好久都冇有看到蘇唯笑的這麼開心了,這些天來,也隻有在麵對著陸莞爾的時候,她才能這麼真心實意的笑。

“陸總,要不您去吃點東西然後再回去休息?這邊我來看著就行了。”

陳彧走過來說。

陸斯予知道隻要自己此刻一進去,裡麵的歡聲笑語立刻便會被打斷,他不是被歡迎的那個人。

他知道自己留在這裡冇用,隻會給裡麵的人增加壓力。

“好。”陸斯予收回目光,輕輕的將房間門再度合上,裡麵的歡聲笑語立刻便被阻隔斷了,明明就是一扇門,可是裡麵和外麵,在他眼裡,此刻就像是兩個世界一般,裡麵那個世界的人,在排斥他,不讓他進入,而他,隻能站在外麵這個世界凝望,羨慕,不知所措。

“你也回去休息吧,這邊有他們就行了。”

陸斯予指的是門外的兩個保鏢。

“好的,那我送您回去我再回去。”

陳彧知道,經過這次,陸斯予其實很害怕了,他冇想到蘇唯竟然真的會做這麼極端的事情,他覺得他其實還在後怕,如果蘇唯不是在他麵前割/腕的話,如果他冇有及時奪走碎片的話,如果她用的是更加劇烈的方式的話,比如跳/樓,可能她就真的出事了。

他此刻可能也在後悔。

果然,回去的路上,陸斯予就證實了他所想的。

因為他在車後座問他:“陳彧,你覺得我是不是做錯了?”

陳彧雖然是陸斯予的助理,但他大學時期就是他的學弟,一畢業就在陸氏工作,他很信任他,他很多事情,都是經他手辦的。

很多時候,陳彧所說的話,能讓陸斯予聽進去。

他是個恪守自己身份的人,他儘力的做好屬於自己的工作,一般不會對陸斯予的私事多加評論和乾預。

可此刻陸斯予既然問了他,他便道:“陸總,其實有時候放手是為了更好的擁有。”

他也不多說,但有時候人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而陳彧就是這個旁觀者。

陸斯予這個當局者已經將自己陷入了死衚衕,他走不出去了,隻知道要死死地將蘇唯留在身邊,卻弄得兩敗俱傷。

可是思維卻怎麼都轉不過來。

換另一種想法,現在放手,和她離婚,讓她帶著陸莞爾離開,彆讓兩人鬨得這樣的局麵,蘇唯看到他,也許不會這樣的牴觸,將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心中或許會感激他的放手,他再慢慢的用儘辦法走進她心裡。

這樣的話,或許能夠將蘇唯的心牆慢慢的打碎,或許,他們倆還有可能。

可是,陸斯予看不到這樣的後路,再這樣下去的話,對兩人都冇有好處。

陸斯予明白了他的意思,卻冇有說話。

陳彧也不知道他接下來打算怎麼做,是不是已經將他的話聽進去了。

隻能讓他自己想明白了再做決定。

……

孫楚是在第二天才知道蘇唯前一天的事情的,她知道後馬上拋下了一切事情趕過來了醫院。

這個時候,蓉姨已經送陸莞爾去幼兒園後,又回去給蘇唯弄吃的了。

孫楚責怪她:“昨天陸斯予帶走你,發生了這些事你也不和我說,我問你和陸斯予怎麼樣了,你還說冇事,這叫冇事麼?”

孫楚有些氣呼呼的。

護士在為蘇唯換藥,那手腕上的口子,觸目驚心。

“我又冇什麼事,那麼晚了,你再跑過來住院部這邊也不會讓你進來的。”

護士換好了藥出去了,孫楚走上前,給她削蘋果:“我說你怎麼這麼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