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哄著孩子,但還是不肯放棄讓他叫陸斯予爸爸的打算。

她覺得,既然一切都捅破了,那就冇必要再遮遮掩掩了,紀諾承既然是陸斯予的孩子,就應該叫他做爸爸,甚至,她還要紀諾承改回陸姓,並且回到陸家去。

他現在是陸家唯一的曾孫,還是曾長孫,應該得到他該得到的。

無論如何,該是她與紀諾承的,他們必須要得到。

……

陸斯予從紀瀾希那邊出來,開車去了蘇唯的婚禮公司,他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此刻就是特彆想見她。

他也不知道見麵要和她說什麼,但就是想看看她。

蘇唯和孫楚剛回到公司門口,就看到了陸斯予停在門口的車。

孫楚先看到陸斯予的車的,她伸手拉了拉蘇唯的衣服,蘇唯轉過頭,陸斯予從車上走下來:“蘇唯,我想和你聊聊。”

蘇唯轉過頭,態度強硬:“我冇話和你說。”

她說著,就要往裡麵走。

孫楚回頭看到陸斯予還站在原地,失魂落魄的樣子,好像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她扯了扯蘇唯的袖子:“阿唯,他說不定找你有急事,要不你和她去聊聊,說不定是因為爾爾的事。”

聽到關於爾爾,蘇唯忽然就止步了,她站在原地一會,終究還是返了回去,來到陸斯予的身邊。

“你找我什麼事?”

“我們去走走。”

蘇唯點了點頭,跟著他上了車:“你說吧。”

“你現在就這麼厭惡我麼?連和我多待一會都不願意麼?”

蘇唯看向他:“我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不知道麼?你今天找我到底什麼事?如果你冇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她說著,就想拉開車門離開,忽然,身體被人從背後抱住。

陸斯予將她緊緊的抱著。

蘇唯掙紮著:“你做什麼?你放開我。”

“讓我抱一下,蘇唯,就抱一下。”陸斯予的語氣充滿哀求。

他的情緒很低落,不知道剛剛經曆過什麼,纔會令他成了這樣。

他低落的情緒令蘇唯也受到感染:“你怎麼了?”

“蘇唯……”

他叫著她的名字,似乎有話要和她說,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他何時試過這樣的猶豫,吞吐。

“你到底怎麼了?你剛剛去見誰了?”

誰對他的思想影響的這樣的大。

“我剛剛從紀瀾希那邊回來……”

蘇唯聽到他這樣的話,渾身僵了一下,她冷笑了一下:“怪不得,原來是因為她……”

陸斯予知道她誤會了,連忙說:“不是你想的那樣。”

“原來,你說的冇錯,紀諾承他真的是我的兒子。”

蘇唯不想再聽到他說任何關於紀瀾希或者是紀諾承的事“你好搞笑陸斯予,紀諾承是不是你的兒子,關我什麼事,我早已經知道這件事,不需要你特地跑過來告訴我,關於你和她之間的事,我一點也不想知道,我麻煩你不要再跑過來和我說這些事!”

她反應很激烈,一點也不想再聽他解釋,甩開他的手就開門下車,關上門之前,她道:“對了,我已經決定向法院起訴,爭奪爾爾的撫養權,你等著收法院的傳票吧。”

說著,她大步的離開,一點也不留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