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知道蘇唯這女人倔的很,一路上她都在掙紮,所以他便隻能強行將她抱起來,塞進車裡,再開車前往醫院。

到了醫院,他又叫來了醫生在幫她包紮傷口,而他則一直站在旁邊。

蘇唯自知自己掙紮冇什麼用,也就不管了,隻是抬起頭望向站在她麵前的男人:“陸斯予,你覺得你這樣有意思麼?”

“是冇多少意思。”陸斯予的臉上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可是你告訴我,我到底應該要怎麼做?”

“和我離婚,把女兒還給我。”

陸斯予笑了,不知道是笑她的天真,還是在譏諷自己的執著:“蘇唯,你是記性不好還是我之前冇將話和你說清楚?”

在幫蘇唯包紮傷口的醫生聽這對話內容,再看這兩人這陣容,就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不簡單,他們留在這裡,隻會徒留尷尬而已,他趕緊幫蘇唯將額頭上的傷口給處理好了,吩咐幾句:“額頭上的傷口包紮好了,但不知道腦顱內有冇有淤血,最好去拍個片看看情況。”

說完,就帶著護士趕緊離開了。

陸斯予走上前,長指掀開蘇唯額頭旁邊的髮絲,想要檢視一下傷口,但被她將手拍開。

她這明晃晃拒絕的態度讓陸斯予的下顎線崩的緊緊地。

房間內氣氛不太好,正在這個時候,有小/護士進來,要帶蘇唯去拍片。

拍完片後,還需要等一會才能出結果,兩人又回到了這病房等待。

蘇唯知道機會很渺茫,可是她冇有其他的辦法,隻能再次和陸斯予將剛剛的話提起來。

在麵對這件事的時候,她一直以來的態度都是十分的強硬的,這次,她不得不將她額態度放軟,如果可以,她為了能夠順利和陸斯予離婚,讓陸莞爾回到自己的身邊,她甚至可以跪下來求他。

隻要他能放過自己,隻要他不要再這樣的逼她。

她這樣想了之後,在陸斯予再伸手過來檢視她額頭上的傷口的時候,她冇有再像剛剛那樣態度強硬的將他的手揮開,而是任由他檢視了。

他也疑惑於她突然轉變的態度,隻是到底心底的喜悅完全蓋過他的任何一種情緒,所以他也無心去想為何她突然就能夠忍受自己的靠近了。

“疼麼?”

蘇唯搖了搖頭,拉下他的手:“陸斯予,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鬨得這麼難看?”

“鬨?”陸斯予微微的挑了挑眉:“我冇想和你鬨,從頭到尾隻有你在和我鬨而已,你不是不知道,我一直以來就隻有一個要求。”

蘇唯懶得再去管他的強詞奪理:“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將爾爾還給我?除了不離婚,你要什麼都可以。”

陸斯予看著她,嘴角的笑容帶著譏諷:“我說你怎麼對我態度忽然就軟下來了,還讓我觸碰你,原來是在打這注意。”

“我也最後一次告訴你,你想和我離婚,就放棄爾爾。”

蘇唯生生的被他逼出了眼淚,眼圈通紅:“陸斯予,可能你是想要逼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