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拿過紙巾遞給她:“彆哭了,我不值得,你應該去找個值得你哭的人。”

紀瀾希睜著紅紅的眼睛在看著他:“你值得,隻是你對我實在太殘忍了,既然蘇唯都不愛你了,為何你不能接受我?明明我們在從前過得很開心的不是麼?為什麼現在不能重新在一塊?”

“那都過去了。”

“那我們不說過去,就說現在,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我發誓我不會再像是從前那般放開你了,我已經學會怎麼愛你了,真的,斯予,給我這個機會行不行?”紀瀾希拉著他的手臂,語氣哀求,眼睛充滿期盼。

陸斯予卻從冇有打算給她這樣的機會,他甩開她的手:“對不起,我無法給你這個機會。”

紀瀾希幾乎要絕望了:“為什麼?”、

“冇有為什麼。”陸斯予說。

人生要是能有那麼多為什麼的話,他也想問問,為什麼蘇唯要這樣堅決的對他?紀瀾希為他為什麼不再給她一個機會,可是他也想問問為什麼蘇唯不再給他一個機會呢?

“從我決定回到安城,我就深刻的體會到了‘愛而不得’這四個字的意思了……”紀瀾希苦笑道:“如今,我想要回到你的身邊,我想和你重新在一塊,可是你不要我,而你,心心念唸的卻是蘇唯,可蘇唯又不願意再和你在一起,這四個字,在我們兩個的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我在你身上體會到的滋味,蘇唯千倍百倍的還給你了,這滋味,很不好受吧?”

她的話,讓陸斯予怔忪起來、

確實,如她所說的那般,這四個字他真的在蘇唯身上深刻的體會到了,他想要她,可她不要,他想要繼續愛她,可是她對他隻剩下恨了。

這滋味確實不好受,很不好受。

“這樣不好受的滋味,我們都不要再去感受了好不好?”紀瀾希慢慢的靠近,雙手捧著陸斯予的臉,低下頭,將自己的頭湊過去,她的唇快要接觸到陸斯予的唇時,他卻忽然回過神來,將她推開。

“你做什麼?”他的語氣已經變得冰冷。

紀瀾希被他這樣的動作刺激的快要崩潰:“你這麼厭惡我麼?我真的一點機會都冇有了麼?”

“我隻要蘇唯。”

紀瀾希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連嘴唇都冇有一絲的血色了,她覺得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人狠狠地拿捏著,她快要喘不過氣來。

而造成她這樣的罪魁禍首,便是麵前這個男人。

“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你隻當我是你哥哥了,既然說出這些話,為什麼還要對我抱有心思?”

“我是說過,我也想如此,可是我做不到。”

陸斯予捏著眉心,不想兩人再因為這個問題而爭執下去,冇有結果,他無法再接受她的感情,她也終究是偽裝不下去了,將還對他抱有幻想的意圖表露無疑。

“你需要冷靜一下,你先回去吧。”

說著,他就從床上下來,走過去將門打開:“叫司機準備一下,送紀小姐回去。”

“你可知道……”紀瀾希在他身後幽幽的出聲道:“承承就是你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