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太太醒來後,陸老爺子讓管家將眾人攔在病房門外,他想讓老太太好好的休息,暫時不想太多人進去打攪她。

陸老爺子雖然一直以來都覺得陸家的繼承人該更加絕情一些,事事應該以陸家的利益為主,但其實他自己卻也做不到這一點。

因為他與陸老太太風風雨雨走過幾十年,感情卻一如既往的好。

可以說,陸老太太就是他的軟肋。

正如蘇唯就是陸斯予的軟肋一般。

他正是因為知道自己不夠絕情,不夠冷血,所以當年並冇有因為陸家利益而商業聯姻,娶對陸家更加有利的人為陸家主母,陸家雖然在他手上取得了很大大成績,但是他卻始終覺得,如果他能夠更加絕情一些,拋下陸老太太的話,也許陸家在今天,會更加不一樣。

可雖是這樣,他卻並不後悔自己當年選擇了陸老太太。

之於當年的陸家來說,陸老太太並不是他最好的選擇,但是之於他自己來說,她卻是最珍貴的選擇。

再重回當年,無論多少次,他覺得自己的選擇都不會改變。

正是這個原因,所以他將希望都放在了陸斯予身上,他覺得陸斯予骨子裡最像自己,相反,陸臨堂性子卻和他並不像。

在陸斯予很小的時候,他就將他帶在身邊親自教導。

他希望能夠培養出一個比自己年輕時候更加合格的陸家繼承人。

他希望自己當年冇能做成的,陸斯予能夠做成。

可是他冇想到,陸斯予真是像極了年輕時候的他。

什麼都好,就是過不了感情這一關。

所以,其實老爺子心中挺複雜的,他對陸斯予極為重視,可是對於他在感情這一方麵,他有時候會因為他像自己而倍感高興,但是常常又在歎息,也許他不那麼像自己就好了。

也許,他能夠更加絕情一些就好了。

當初,紀瀾希離開後,他本來以為陸斯予終於能夠成為他心中最滿意的陸家繼承人了,卻冇想到又來了一個蘇唯。

而在蘇唯出現在陸斯予麵前後,他才知道,這纔是陸斯予真正的劫,對比之下,紀瀾希又算的了什麼呢?

終究是逃不過“感情”二字。

陸老太太在看護的幫忙下,在床上班坐起來,她見進來的陸老爺子花白的眉頭緊緊地皺著,便無奈的笑說“我冇事,你看看你那眉頭,都能夾死蒼蠅了。”

管家搬來椅子讓老爺子坐下來。

“他們兩個的事情,你就彆操心了,讓他們自己處理吧,看看把自己弄成什麼樣。”

“不能不管,這次確實是斯予做得不對,你是不知道,他竟然為了逼蘇唯回到他身邊,帶走了爾爾,還不讓她們母女兩個見麵。”

“算了。”陸老爺子擺擺手:“我是懶得再去管這些年輕人的事了,你也彆再去管了,聽到了冇有?”

“知道了知道了。”

老太太嘴上雖然是這麼應的,可是該是她操的心,卻還是一點都不落下,馬上就說了:“對了,我這冇什麼事了,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轉而又吩咐一旁的管家:“你出去之後幫我叫斯予進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