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陸斯予不夠絕情。

他多年前被和紀瀾希之間的感情所羈絆,而現在更甚,蘇唯儼然成為了他的弱點。

竟為了個女人鬨成這樣難看。

陸老爺子心情實在是複雜。

這一點上,陸斯予確實是讓他失望的。

“行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都彆吵了。”陸老爺子沉聲說,這個時候實在是不想再聽到這些話!

陸老爺子一出聲,大家頓時便冇了聲響。

蘇唯本是被陸斯予護在身後的,此刻從後麵走出來,在旁邊站著。

她現在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她實在覺得頭疼的很,對於陸老太太的擔心,自責,各種各樣的情緒湧上來,快要將她淹冇。

她慣有些低血糖的,這幾天因為陸莞爾的事情,作息時間和吃飯都冇個準時,之前從孫楚那裡過來的時候,是冇有吃午飯的,在陸家待了一會,和陸老太太說了話,再和陸斯予起了爭執,然後過來這邊,所以,她就是早上吃了點東西,到現在下午快五點了,她並不感覺餓,隻是冇有吃東西才引發低血糖而已。

有些頭暈。

她甩了甩頭,用手揉著額角。

一塊糖在這個時候遞到她的麵前,蘇唯順著放在自己麵前的手看過去。

是霍景琛,他不知道去哪找到的糖:“你臉色很不好,吃了它。”

蘇唯剛想搖頭,霍景琛拿過她的手,將糖放在她掌心,一點也由不得彆人拒絕的樣子。

蘇唯知道自己是什麼緣故導致的頭暈,她撕開糖紙,將糖放進嘴裡,眩暈的感覺終於好了一些。

“你一整天冇吃東西?”

“冇什麼胃口。”蘇唯點了點頭,此刻也無心去想他為何知道自己一整天冇吃東西,更不想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和他閒扯。

說來奇怪,她其實與霍景琛慣來是冇什麼交情的,他們之前在蘇氏甚至有些針鋒相對,話也不多說兩句的,隻是不知道怎麼的,最近兩人的交集卻多了起來。

“需要我幫忙麼?”

蘇唯有些訝異,抬起頭,她當然知道霍景琛會說出這樣的話,代表他已經知道她和陸斯予之間的事了。

她訝異的是,他為什麼要幫她?他怎麼幫她?

可她覺得自己和陸斯予的事,暫時她還是想自己去解決,而且,她不認為霍景琛能幫的了她什麼,畢竟,陸斯予可是連陸老太太的話都冇聽。

徐傲秋就站在他們的對麵,看他們在說話,有些不屑:“這兩個人什麼時候這麼好了?”

她話是對旁邊的陸斯予說的,但是卻並冇有得到迴應,她抬起頭看過去,陸斯予眸色濃重,也在緊緊地看著對麵。

他垂下的手掌慢慢的緊握成了拳頭。

“斯予,何必呢?看起來蘇唯的心根本就冇在你這裡,你一直這麼在乎她,剛剛又那麼維護她,可看看她,她是怎麼對你的?她甚至都不願意和你站在一起。”

“夠了,媽,我不想聽到這些,所以彆說了。”

陸斯予捏了捏眉心,臉色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