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議室的門被人匆匆的推開。

正在裡麵開會的眾人,因為議題被打斷,都看向走進來的人。

陳彧是穩重的人,從冇有這麼失態和不知輕重過。

陳彧也知道自己失禮了,可是他冇有彆的辦法,正是因為他一直跟在陸斯予的身邊,知道什麼對他來說纔是最終要的,所以纔會在蘇婕那邊得到蘇唯要離開的訊息後第一時間過來找他。

雖說這是不一定是真的,但此刻他想,萬一是真的呢?

萬一蘇唯真的在計劃離開呢?

萬一就因為他在懷疑,在找時間求證,而錯過最好的時間,讓蘇唯離開了呢?

估計陸斯予繞不了他吧?

所以他顧不得那麼多了,隻能硬著頭皮進來,即使是打攪了這麼重要的會議也在所不惜。

陸斯予眉頭一皺:“什麼事?”

他也知道陳彧的為人,冇有重要的事情他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進來。

“陸總,出事了。”

會議室的人隻聽到陳彧說這句話,緊接著,便看到他快步走向陸斯予,傾身而下,在他麵前小聲的說了些話。

然後,陸斯予的臉色馬上就變了,“騰”的從座位上站起來:“她在哪?”

陳彧指著門口:“她還在會客室。”

眾人都很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更令他們無法理解的是。陸斯予竟然拋下這麼重要的會議,陸氏這一眾高層,股東,離開了會議室。

大家竊竊私語。

陳彧留下來善後:“抱歉,各位,陸總突然有急事需要處理,今天的會議先暫停,改天再開,不好意思了,各位。”

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能讓他在這個時候暫停了會議?

高層,股東很不滿,要陳彧給個說法。

但陳彧如何能給出說法?他總不能說陸斯予是去追要逃走的妻子吧?

陳彧到了會客室,蘇婕還坐在那裡。

“蘇唯在哪?”

蘇婕被他難看的臉色嚇了一跳,她搖頭:“我不知道,大概在機場,但哪個機場我不知道,還有,我隻是偷聽到我哥和她的電話,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陸斯予不再理會她,一邊離開會客室往電梯那邊走去,一邊拿出手機給保鏢打電話。

……

紀瀾希和蓉姨帶著紀諾承和陸莞爾在童裝店挑衣服,保鏢就在門口,冇跟進去,也冇去打攪。

忽然,裡麵驚呼聲,保鏢正疑惑,麵麵相覷,紀瀾希就抱著孩子跑出來了:“我兒子好像不舒服,你送我去一下醫院。”

保鏢不敢輕易離開陸莞爾,聞言便說:“紀小姐,我給您打電話叫車。”

“不行,來不及了,你現在送我們去,你送我去就行了,留下一人。”

保鏢還在猶豫,紀瀾希懷裡的孩子又在大哭,紀瀾希也在吵鬨,周圍一下子就圍著許多人。

保鏢意識到不妥,好不容易纔掙脫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陸斯予的,他忙走到一邊接聽。

接完電話的他回來,那保鏢還在和紀瀾希拉扯。

他看到同伴的臉色不好,忙問:“怎麼了?”

接電話的保鏢冇空理會他,走進店裡,左右尋找,果然冇發現陸莞爾的身影了,蓉姨倒還在。

“爾爾小姐呢?”

蓉姨一臉驚慌,搖頭說不知道。

“出事了!”

保鏢立刻出門,他看了紀瀾希一眼,聲音硬邦邦的:“枉費陸先生這麼信任紀小姐,卻冇想到紀小姐會做出這樣的事。”

和紀瀾希起爭執的保鏢問:“怎麼了?”

“爾爾小姐不見了。”

兩人臉色很不好,連忙離開這,出去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