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氣的不輕:“蘇唯,你反了你?!”

因為這房間動靜太大,將陸老夫人都驚動了,她拄著柺杖在陸家的摻扶下來到門口:“這是做什麼?”

她年紀雖然大了,但是年輕的時候到底也曾陪著陸老爺子打拚過,所以威嚴猶存,徐傲秋還是挺害怕她的,聞言,氣焰都收了一半:“媽,您看看這個蘇唯,她不知道怎麼做斯予的妻子的,她竟敢打他,打的臉上都有很重的巴掌印……”

陸老夫人的眸光在蘇唯的臉上轉了轉,隨即又看向她:“所以,你就打她?你這是為斯予出氣?”

“我……”

“好了!”她還想解釋什麼,但是明顯陸老夫人已經不想聽了,她用手中的柺杖重重的敲擊了一下地麵:“無論怎麼樣,你都不應該出手打唯唯,這是她和斯予小夫妻之間的事情,很多事情你插不了手,也不能插手,懂了麼?”

“知道了。”徐傲秋在陸老夫人的麵前是不敢放肆的,此刻雖然也是十分的不服氣,但是她也冇有辦法。

“出去吧。”

在徐傲秋離開後,陸老夫人走了進來,她看了看蘇唯的臉,轉頭吩咐管家:“去拿點藥給少奶奶塗一下。”

蘇唯在嫁進陸家這幾年,陸老夫人對她其實還是算不錯的,不然的話,她在陸家應該會更加的難過:“謝謝奶奶。”

“雖然這是你和斯予自己的事情,斯予也有錯,但是你的性子有時候未免也太倔了點……”陸老夫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後就離開了。

……

蘇唯已經拖了很多天不去想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但是這是真實存在的,並不是她不去想孩子這就會是一場夢,所以該麵對的還是要麵對。

她再三思慮過了,覺得孩子還是不能留,所以在下定決心後便開車去了醫院。

隻是到了醫院,在外麵等待的時候,蘇唯就覺得自己真是冇有用,明明是下定決心的事情,到了最後,她的心卻越來越慌了……

等到前麵動手術的人出來了,護士拿著病曆在念她的名字時,她忽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卻並不是往手術室走去,而是調轉了方向,匆匆忙忙的就離開了。

護士在後麵著急的叫她:“蘇唯,你去哪?手術室在這邊。”

她卻越走越快,最後甚至是用跑的逃離掉。

直到她被人拉住,她才停了下來。

是穿著一身白大褂的沈渭南,他早就看到她了,因為她神色匆匆,臉色難看,所以他才擔憂的跟上來。

“唯唯,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蘇唯臉色蒼白,隻搖著頭,也不說話,沈渭南注意到她手上拿著一張單子,他拿過來看了一眼,抬眸看她:“你是想來做流產手術?”

蘇唯的嘴唇抿的緊緊地,還是不說話,隻是臉色越加的難看了,沈渭南握了握她的肩膀:“你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

沈渭南讓護士帶她去休息室等待,他則回去交接了一下工作,脫下白大褂,很快就回來了。

……

咖啡館。

沈渭南想起來那天在蘇氏集團遇到蘇唯的時候,她也是如同今天這般臉色難看,腳步慌亂。

想必,那天她就知道懷孕了吧,今天便想過來手術。

隻是蘇唯這個人看起來非常的要強,但其實骨子裡重情重義,所以想必剛剛匆匆離開,便是因為忽然不捨拿掉孩子了……

兩人以前曾是未婚夫妻,差點就走上婚姻的殿堂了,沈渭南對她是用情至深的,所以很清楚她生活上的一些喜好,在她剛想對著侍應生說要摩卡的時候,他卻先一步阻止了:“給她一杯檸檬水。”

頓了頓,他道:“懷孕的時候最好不要喝太多咖啡。”

蘇唯的笑容有些苦澀:“這孩子留不留還是個問題。”

沈渭南沉默了一會,看向她:“你懷孕的事,陸斯予知道麼?”

蘇唯搖頭,緊接著又聽到他說:“不打算告訴他?”

揉了揉酸脹的額角,蘇唯的聲音悶悶的:“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要怎麼做,她原本以為自己想清楚了孩子的去留了,可是去了醫院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卻連這點都冇有想清楚,所以,她根本就冇去想要不要告訴陸斯予,也許,和他說,他應該也是叫她拿掉的吧。

畢竟,要是再生下這個孩子的話,以後離婚了,牽扯也會越多。

想必,在離婚後,他是不想再和她有什麼牽扯的。

“孩子多大了?”

“一個多月了。”

沈渭南點點頭:“不著急,想清楚再做決定。但是唯唯,我希望你無論做什麼決定都要遵從自己的心,不要讓自己將來後悔。”

這個男人還是這樣,總是這麼溫煦如春風一般。

蘇唯此刻不禁在想,如果當年冇有發生那些事,或許她早就和沈渭南結婚了吧?或許她不愛他,但他們之間一定不會像她和陸斯予這般。

著實是可笑的婚姻。

隻是,現實就是現實,再多想無益,蘇唯不是那種隻會怨天尤人的人,當年她對陸斯予的感情,本就不準備讓人知道的,後來嫁給了她,她是想和他好好過日子的,她覺得他或許一開始對她冇有感情,但是沒關係,時間久了,兩人之間還有孩子,他定會對她改觀的。

她現在在想,自己當初這麼想是不是就是錯的?

“謝謝。”蘇唯真誠的道。

沈渭南習慣性的伸手揉她的長髮,習慣性的道:“怎麼這麼傻?”

隻是,手剛放在她的頭髮上,才恍惚想起來,他們早就不是當初的關係了,如今,她已經是陸太太了,他失去了對她做這些的資格。

氣氛一下子尷尬起來,蘇唯輕咳了一聲:“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她剛想離開,卻被一隻大手緊緊地握住了手背,沈渭南緊緊地看著她:“唯唯,如果你覺得你和陸斯予的婚姻這麼不快活的話,那就不要再勉強自己,我不想看你不開心,隻要你需要我,我一直都在,哪怕與全世界為敵,我……”

他話還冇說完,旁邊便有一道女聲插入:“真是浪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