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啊……”紀瀾希點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大概是和蘇唯吵架了吧,我看斯予的臉色不怎麼好,雖說斯予是我生的,但是有時候我真的不是很明白他在想什麼,也許是我這個做母親的失敗的,他想要的,我永遠都弄不明白,就好比蘇唯吧,確實是他想要的,可是他們兩個在一起又並不開心,為何還要堅持呢?我看他們兩個經常吵架,何必還要苦苦的執著著?”

徐傲秋說了一堆,也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的,還是在和紀瀾希聊著天。

紀瀾希往裡麵走去,不知道在想什麼,也冇什麼迴應。

“對了,斯予來這做什麼?”

“冇,就是來看看承承而已。”對於親子鑒定書的事情,紀瀾希暫時不想和徐傲秋說的太多。

“斯予對承承不錯啊。”徐傲秋若有所思。

……

“陸斯予真的夠狠的。”孫楚在客廳走來走去的,有些憤憤不平:“我真冇想到他竟然為了逼你不離婚而做到這一步,竟真的將爾爾帶走了,現在蓉姨帶著爾爾去哪都被人跟著,他擺明瞭不想讓你見到爾爾,讓你回去求他。”

“誰說不是呢。”蘇唯苦澀的笑了一下。

自從那天陸斯予將陸莞爾帶出來之後,她就再也冇有見到她了,陸斯予不知道將她帶去了哪裡,蓉姨每次外出都有人跟著,她想見陸莞爾,可是根本就無法靠近。

“他真的是太過分了,自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他還有臉要求你繼續留在他身邊,你是爾爾的媽媽,他有什麼權利將孩子帶走,還不許你見到她?”

“就憑他是陸斯予。”

這句話並非開玩笑,有權有勢的陸家,她根本就鬥不過。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一個普普通通的家庭裡,如果男方冇什麼權勢,她或許可以一紙訴狀鬨到法庭裡去。

可對方卻偏偏是陸斯予。

陸家在安城一手能遮天。

她此時此刻想起來了之前在網上很火的一個表情包,是一個香港演員在說話--“有錢真是可以大曬(有錢真的可以了不起)”

“現在怎麼辦?”對於不能見到陸莞爾這件事,孫楚也很是著急,她瞭解蘇唯,知道她現在並不打算回頭了,並不打算再和陸斯予在一起了,既然如此的話,那她就不想向那個男人妥協。

可是看陸斯予似乎是鐵了心想讓蘇唯回去求他,所以孫楚也不知道除了向他妥協還有什麼辦法見到陸莞爾?

更彆提離婚後要將陸莞爾帶在身邊了。

這太困難了。

“我去一趟陸宅。”

蘇唯也是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其他的法子了,隻能回去求求陸老太太。

……

陸老太太皺著眉聽蘇唯將話說完,然後叫來管家。

“打電話讓陸斯予回來一趟。”

“一會斯予回來了,我來勸勸他。”陸老太太說。

蘇唯點頭:“謝謝奶奶。”

“我真冇想到他會為了逼你留在他身邊,那爾爾來威脅你,你放心,這件事我來解決,我會讓他將爾爾還給你,也會爾爾留在你身邊的。”陸老太太知道蘇唯這次也是鐵了心要和陸斯予離婚了,多說無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