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想逃,她偏偏要搞破壞。

讓蘇唯逃走了,說不定就和陸斯予離婚了,到時候就會和沈渭南重新在一起了,這她怎麼能忍受?

所有人蘇唯不痛快的事情,她都要做。

就比如這次,她就讓她在滿懷希望能夠離開的時候,給予她沉痛的一擊,讓她變得絕望、

想到這裡,她眼睛裡發出奇異的光芒,嘴角的笑容更是詭異的很。

坐在駕駛座的司機無意中透過後視鏡看到後麵的她,都被嚇了一跳,連忙轉移了眸光。

車子在陸氏大樓門前停下,她匆匆的付了錢,下車,往裡麵走去,前台小姐禮貌的詢問:“你好,請問您找誰?”

“我找你們陸總,陸斯予。”

“請問您有預約麼?”

“冇有。”

前台小姐還想說什麼,蘇婕已經很不耐煩了,她皺著眉說:“我叫蘇婕,是你們陸總的太太蘇唯的妹妹,我有急事找他,你最好讓我進去,否則出了事,你承擔不起。”

“不好意思,我先打個電話。”

蘇婕不耐心再等下去,趁大家不備的情況下,跑進了電梯。

隻可惜,她乘坐的並非專屬電梯,抵達不了頂層,前台另一位職工連忙叫了保安,但保安趕到,電梯門卻已經關上,隻能從一台電梯進去找人。

前台打的是總經辦的電話,陳彧在這個時候剛巧去總經辦交代點事,一名助理就問他:“陳特助,陸總太太的妹妹是不是叫蘇婕?”

陳彧愣了一下:“是,怎麼了?”

蘇婕隻是蘇唯名義上的妹妹而已,兩人關係並不好,陳彧不明白此刻怎麼會有人提及她?

“她過來說有急事找陸總,說是關於陸太太的急事,她說晚了陸太太就走了……”助理一臉霧水,但還是將前台的話說了一遍。

陳彧皺了皺眉:“她現在在哪?”

“她乘坐了電梯,在二十五層。”

“讓保安帶她上來。”

……

蘇婕為躲避保安,氣喘籲籲,但哪裡跑得過訓練有素的保安?

很快她就被找到,並帶到了頂層,陳彧在會客室見她。

“你是陸斯予的助理?”

“您是蘇小姐?”

“是,蘇唯是我姐姐。”蘇婕說起話的時候,氣息還是很不穩:“陸斯予在哪?我找他有急事。”

“陸總在開會,蘇小姐有事可以先和我說。”

“和你說?”蘇婕嗤笑,挑著眉嘲諷:“要是因為你而趕不及了,讓蘇唯走了,你承擔得起這責任麼?你去告訴陸斯予,蘇唯要逃走啦,帶著爾爾走,今天就走,現在她就在機場,恐怕你們再晚一點點,就見不到她。”

陳彧在衡量事情的真實性。

“信不信隨你,但願你們彆後悔。”蘇婕說:“是我哥,霍景琛幫助她們離開的,我偷聽到我哥的電話。”

陳彧的臉色微變:“蘇小姐請在此稍等一下。”

說著,他轉身離開了會客室,往會議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