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看著他:“事到如今,你還要騙我麼?陸斯予,你到底是不是將我當成傻子?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可笑,所以纔會一次次的被你欺騙,一次次的被你傷害?”

她的情緒起伏的厲害,整個人都在顫抖起來,眼睛也越來越紅。

瞭解她的人都知道,這種時候,她越是平靜,她的內心便越是波/濤/洶/湧。

陸斯予伸手將她眼角的眼淚擦乾淨,將她擁進懷裡,但她在掙紮,拚命的掙紮,她此刻已經完全冇有了剛剛的平靜,她的平靜全部都被打破了。

她力氣比不上陸斯予的,掙脫不開,她就用手捶打著男人堅實的後背:“放開我。”

“蘇唯,相信我,孩子真的和我無關……”

“夠了!”蘇唯哭喊一聲,如今他隻要提到紀瀾希那個孩子,她就覺得諷刺。

她哭過一場,已經漸漸地平靜下來,她不想再和陸斯予這樣爭吵下去。

她揉著通紅的眼角:“陸斯予,我真的很累了,和你的婚姻,我真的不想再繼續下去了,我們到此為止吧,好聚好散。”

陸斯予冷笑:“什麼叫到此為止,好聚好散?”

蘇唯已經不想再理會他,不想再和他在這個問題上糾纏、

真的夠了,他們之間。

她不知道再繼續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你瞭解我的性格,那你就應該知道,我不會再和你繼續走下去,陸斯予,我們之間,到此為止了。”

陸斯予點頭:“你已經做好決定了,真的要走?不會反悔?”

蘇唯的態度很堅決:“不會。”

陸斯予此刻也很平靜了,他坐在床沿處,居高臨下的看著在地毯上坐著的蘇唯:“行,你可以離開,但是你隻能一個人離開。”

蘇唯僵硬的抬起頭望著麵前的男人:“你什麼意思?”

“還不明白麼?你要走可以,但是爾爾得留下。”

蘇唯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才能讓自己冇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第一時間撲上去扇麵前的男人幾巴掌。

“陸斯予,你不覺得你這麼做太無恥了麼?”

陸斯予臉上的表情已經變得很冷漠:“這是我的決定,至於你要怎麼做,隨便你。”

“東西收拾好,你要去哪,叫司機送你,爾爾的行李箱留下。”

他說完,從房間裡離開。

蘇唯在原地怔怔的站住了許久,才總算回過神來,她連忙追了出去,但外麵,已經冇有了陸斯予的身影,他開車離開了。

她又連忙跑去陸莞爾的房間,她已經不在房間,她四處尋找,都冇有發現她的身影。

連蓉姨都不見了。

蘇唯顫抖著將手機拿出來,給陸斯予撥了個電話,那頭,他倒是冇有拒絕接聽她的電話。

“你將爾爾帶去了哪裡?”蘇唯說:“你把她還給我!”

“她現在就在我身邊,你要和她聊聊麼?”-